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秦路、麦子琪与吕尚勇重新在宾馆里碰头,分别汇报各自的调查结果。

    在听完麦子琪的报告后,吕尚勇也简单讲了对司机小李的询问结果:“总得说来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不过小李承认自己曾为老板孙德禄搞过一支手枪。就是九二式的,可能就是现场掉落的那支。另外小李记得那天晚上老板孙德禄离开一号别墅的时候确实没有锁门。”

    “这点很重要。”麦子琪敏锐地发现,“这说明孙德禄很有可能在故意为凶手提供便利。”

    吕尚勇也表示同意:“对的。孙德禄很有可能把手枪放在没有上锁的房间里。这样第二天一早,凶手就可以顺利进入一号楼,并用孙德禄的手枪射杀受害人。”

    “那么孙德禄肯定不是凶手了,他顶多算个帮凶。”秦路推理道,“凶手可能是谁呢?”

    吕尚勇摇摇头,说道:“现场还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医院搜查的结果怎样?”麦子琪问道。

    “也没有什么发现。”

    麦子琪说道:“既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那么就是熟人作案了。”

    “熟人作案?此话怎讲?”秦路不明白。

    吕尚勇明白麦子琪的意思,接过话头儿说道:“是的。我们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既然不是外来的陌生人所为,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公园或者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做的。他们开枪杀人,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上,这样是很难被发现的。经过初步的排查,我们锁定几个可疑人员,并对他们进行秘密的调查和监视。”

    秦路暗自吃惊,不知道吕尚勇说的“可疑人员是谁?”

    “经过排查,最可疑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在花园里工作的老孙头,他的嫌疑最大。”这似乎没有出乎麦子琪的预料:“老孙头会打枪。而且他工作的苗圃就在事发现场周围。他完全有可能在那天早晨偷偷溜进本来就没上锁的一号楼,用孙德禄留在那里的手枪射杀对面楼里的受害人。然后尽快逃回到小苗圃。”

    “但是他不是说过案发的时候,他还在家里睡觉吗?”秦路提出质疑。

    “那只是他的说辞,”吕尚勇补充道:“退一步讲,就算有人真的看到案发后老孙头从家中出门也无法证明什么。因为他完全有可能杀人后翻过苗圃的花墙,从疗养院那边跑回家,再从家中出来,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大摇大摆地上班。”

    麦子琪又说道:“而且据我们了解,案发前两天,孙德禄多次到苗圃去过。很有可能是找老孙头密谋作案的方法。我觉得有可能是孙德禄花钱买老孙头杀人的。”

    “真的吗?可是孙德禄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杀受害人呢?”秦路又问道。

    “这恐怕和正在调查的**案有关,”吕尚勇说道,“案件审问进入到关键时期,正要涉及到春日集团,所以老总孙德禄才要马不停蹄地设计杀害受害人。”

    麦子琪问:“那么对老孙头的监视和调查有什么结果吗?”

    “目前还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吕尚勇回答道,“他的日常生活工作和以往一样,银行账户也没有特别的钱财往来。一切正常。要么他非常善于伪装,要么他根本就不是凶手。”

    “他可能确实不是凶手。”以麦子琪对他的观察,老孙头应该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你怀疑的另一个嫌疑人是谁?”。

    “曹贵田,曹园长。”吕尚勇回答。

    “你们怎么会怀疑曹园长呢?”秦路更加惊讶了。麦子琪也倍感出乎意料。

    吕尚勇解释道:“曹园长的嫌疑也非常大。首先,他说案发的时候他正在公园散步。事实上他很有可能是刚刚作完案,逃出一号楼的。他是这里的园长,对环境十分熟悉,便于迅速撤离。其次,在我们进行调查的时候,他说出嫌疑更大的老孙头,我猜他是故意将我们的目标指向老孙头,已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而且我发现他本人也非常关心案件侦破的进展。”

    秦路说道:“他作为园长,关心案件也很正常吧。”

    “这种关心似乎超乎常人了。”吕尚勇继续说道,“而且曹园长与孙德禄的秘书曹艳筠是亲戚,换句话说他可能很早就认识孙德禄,从而被他收买……”

    “曹园长确实早就认识孙总,”麦子琪打断吕尚勇,说道,“但我觉得他不可能是凶手。我从小就认识他,他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不会做这种事。”

    “人是会变的。”吕尚勇说道。

    “有些人不会。”麦子琪针锋相对地看着吕尚勇,说道,“而且曹园长并不会打枪。”

    “这个可以偷偷地练习,”吕尚勇执拗地说道,不过他也承认对曹贵田的秘密调查同样没有什么发现。

    因为麦、吕二人的争执,交谈陷入一度停顿,面对目前的状况大家都一筹莫展。

    半晌,吕尚勇说道:“现在时间非常紧迫。上面交代说,如果十天内还找不到凶手,对于那个大人物的审查就无法再开展下去,很有可能就会到此为止,不了了之。专案组一旦解散,隐藏在背后的更大贪腐集团和幕后黑手就永远无法找出来了。”

    秦路也认识到:“这是一起贪腐集团买凶杀人灭口的案子。”

    “不管怎么样,孙德禄总是逃脱不了干系。”麦子琪说道,“绕来绕去总绕不过他。我们只要咬住他,总归会有结果的。”

    吕尚勇却不乐观,他摇摇脑袋,说道:“很难啊。从今天和孙德禄的交锋来看,他显然已经做好了顽抗到底的准备。”

    “是啊。”麦子琪也说道,“他看上去胸有成竹,似乎对自己做的这个局非常有把握。如果我们无法揭穿他的伎俩,便很难逼他就范。”

    说到这里,秦路脑中灵光一闪:“说不定整件事从头到尾就是孙德禄一个人干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