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侠厉天途 第295章 择了美人,弃了江山!(大结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京师皇宫中的纷争暂时结束,太子被软禁,永王爷受伤逃遁,奴皇后一方大获全胜,然宫廷两万禁军半死半伤,战斗力大减。

    照目前的局势来看,唯一的变数似乎只有驻扎在丰门大营那八万羽林军了。

    厉天途正与手下李廷安和于白羽在帐中对饮,三人就突然看到颜梦雨越过营门外的重重守卫直接闯了进来。

    “我的厉大将军,宫廷那边都乱成什么了?你还有心情跟属下在大营饮酒作乐?”

    颜梦雨毫不客气拉了张椅子坐在厉天途正对面,笑吟吟道。

    厉天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叹息了一声道:“差不多了,该去皇宫收拾残局了,廷安、白羽,你们先下去召集人马!”

    “是!”两人应声出帐。

    “厉天途,我求你一事!”颜梦雨看两人离开,猛然起身,俯仰着高挑的身子盯着眼前自己这个唯一的男人。

    也许是已经食髓知味,看着两只硕大的白兔在眼前晃动,厉天途一时竟没控制住心中那股欲念,身体上陡然起了反应,深吸了口气后微眯着眼定了定心神,他缓声道:“让我先问你一事!”

    “你说就是。”颜梦雨柔声道。

    “龙门镖局一众人可是你湖心小筑人所杀?”

    “是。”

    “为何那么狠心?”

    “每个人都有迫不得已的时候。”

    “你所求何事?”

    “继续按兵不动,让雄才大略的奴姐姐登基,成就一代女皇身。”

    “嘭!”

    厉天途手中的酒杯坠地,惊的李廷安、于白羽慌忙进帐,又双双捂着眼睛尴尬退出。

    “我若不答应呐?”厉天途一脸平静道。

    “你该知道,奴皇后登基对你来说最为有利。”颜梦雨轻声道。

    “这不是理由,陛下毕竟还未驾崩,而且要登基也是小皇子登基,整整一个天下让一个女人去治理,开什么玩笑!”厉天途冷笑道。

    “你要动兵,也可以,”颜梦雨随手扔过去一把华丽的短刀,“用这把刀抹了我的脖子,否则的话,今晚有我在你动都别想动!”

    妥妥的要挟啊!江山,美人,厉天途恍然中好像回到了三年前,那个美丽的黄昏,那个有关江山美人的永恒话题,那个每个年轻少侠都会做的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旷世之梦。

    忽然,营外噪杂的争斗声将厉天途从回忆中拉回现实,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一同出帐。

    披头散发的永王天玄意在黑压压的羽林军中正横冲直闯,尽管重伤之下依然气息强横。

    在突然看到厉天途身边的颜梦雨后,永王双目狰狞,突然狂呼道:“天魔解体大法!”

    一时之间,他整个人口鼻不断出血,气息猛涨了一倍不止,如一头发疯的野兽般毫无章法向颜梦雨冲了过来。

    厉天途不知永王爷对颜梦雨的仇恨为何如此之大,出于男人本能的反应,他将颜梦雨拉至身后,全身天道真气鼓动,与永王爷正面对了一掌。

    永王爷蹬蹬退了三步。

    厉天途嘴角淤血,急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

    永王爷继续压迫颜梦雨。

    厉天途再次挡在自己女人身前。

    又是一掌,这次永王爷身形纹丝不动,厉天途再次受伤跌落至大帐一角。

    在与厉天途连续硬拼了两记后,修为暴涨的永王爷似乎有些神智不清,将仇恨转向了厉天途身上,放弃颜梦雨再次朝他扑了过来。

    你吗的!千钧一发之时,厉天途忍不住爆了粗口,正准备再次自降一重修为施展神殿禁术大破逆术。

    颜梦雨突然扑到厉天途身上,生生挨了永王爷一掌。

    打完这全力一掌,永王爷似乎也到了油尽灯枯之地,惨死在羽林军的乱枪之中。

    “你怎么这么傻!”厉天途轻抚颜梦雨额头散乱的秀发,看着气息减弱的她,虎目含泪。

    “当你一次次站在梦雨面前的时候,梦雨也觉得厉大哥你也好傻!”

    死神降临,褪尽了女王外衣的颜梦雨如小女孩般欣慰而笑:“你会答应我,让奴姐姐登基吗?”

    “会,厉大哥什么都答应你!”

    “你也不能再怪我,当初洞房花烛的时候,对你不冷不热的。其实,连梦雨也不知道,为何时间越久,会爱你如此之深!”

    “不怪,一直都没怪。”

    “你要原谅我杀了龙门镖局一众人,其实若是有选择我也不愿。”

    “原谅,都原谅你!”

    “我要走了,厉大哥,抱紧握,吻我!”颜梦雨颤巍巍举起雪白的右臂,揽住了男人脖颈,嘟着被鲜血沾染的烈焰红唇。

    厉天途将颜梦雨紧紧搂在怀里,俯身深吻!于白羽下意识招来一队玄铁黑骑,将两人的身影在通红的火把下生生遮下。

    当夜,天朝京师皇宫喋血,司职拱卫京师的丰门八万羽林军未动一兵一卒。

    三天后,面容憔悴的厉天途在皇宫御花园见到美人奴。

    “奴皇后,梦雨她走了。”厉天途一脸平静,双目中却有遮不住的忧伤之色。

    “什么?”美人奴后退了两步,一脸悲伤道,她很清楚,三天前那场喋血纷争自家小公主所起的作用。

    “为了她心中那个使命,为了她心爱的男人,她走了!”

    厉天途和颜梦雨感情纠葛至极,远不如与云梦萝来的那么纯真热烈,可偏偏就是这两个对自己爱至深的女人,却一个接一个死在自己怀里,他原谅不了自己。

    “妹妹!”美人奴先是抬头望天,良久,再低头已是一脸坚定之色:“厉天途,你有什么要求吗?封王拜侯?”

    厉天途摇头,一脸冷漠道:“美人奴,你要制霸天下,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只希望你善待百姓。虎毒不食子,待百年后还政于天家!”

    美人奴先是一怔,接着又沉思很久道:“我答应你!不过,丰门羽林军的兵权...”

    厉天途扔下一个虎头铜符,飘然而去,“从今以后,天朝的羽林大将军再与我无关!”

    严无悔的坟前,厉天途接过苏玲儿递过来装有龟虽寿人头的包袱,祭拜在坟头,低声道:“师父,徒儿给您报仇了!”

    龙泉禅寺里,厉天途带着苏玲儿拜见了大悲和尚,又将身上的浮屠舍利子赠与玄空小和尚,随即离开。

    玄机山庄门前,已经是荒草凄凄,似乎经历过天魔教那场大战后,玄机门人都相继离去。

    最后,再回到昆仑神殿,厉天途几乎是以命令的口吻把神殿殿主之位硬塞给满脸委屈的苏玲儿,自己独身一人入了玄冰洞,竟再未出来。(本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