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君妇难为 ”查找最新章节!

    初初醒来的李安郎,一睁眼便瞧见了沈盈盈,眉心微不可察地一蹙。

    看到眼前之人,李安郎有些怔愣,他精神恍惚地朝四下看了看,瞧见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在屋里,一时以为自己看错了,把眼前的姑娘想成了沈盈盈。

    他阖上眼眸,轻声一叹。

    及至听见沈盈盈轻唤了他几下,李安郎这才相信自己并没有眼花。他睁开眼睛,望着满面笑容的沈盈盈,仍有点不敢置信:“盈盈”

    “李安郎,你没事吧怎么看起来木楞楞的。”沈盈盈仔细看了看李安郎。

    听到这话,李安郎挣扎着坐起来:“这是哪儿”

    许是生病的缘故,李安郎倒没有往日里捉弄她的心思,说起话来也正常了许多。

    “这是我舅舅家,是我舅舅救了你呢。”沈盈盈耐心回道。

    李安郎朝老梅看了过去,随即又挪回了目光,望着沈盈盈:“他救的我”

    沈盈盈点了点头。

    “那……那你怎么在这”李安郎犹豫了片刻还是问出了口。

    闻言,沈盈盈甚是无奈地看着李安郎,要不是他昏迷中喊着她的名字,估计她还真不会出现在这呢,也不会让顾允城生了气。

    不过事情已然发生,再去怪李安郎也没什么用处,沈盈盈无意把这事说出来,只道:“是你命好碰上我舅舅了,要不然我也不知道你这么体弱多病。”

    听沈盈盈这般说,李安郎似乎有话要说,可张了张嘴,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你这是怎么了,不会听我说你一句体弱多病,心里不舒服吧”看着又躺了下去的李安郎,沈盈盈有点不明白李安郎到底在想些什么。

    李安郎仿佛没有听见她说的话,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沈盈盈瞧着不对劲,忙推了推李安郎:“喂,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李安郎没有立即答了话,过了半晌他揉了揉额头说道:“只是头有点晕,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听到此话,沈盈盈就与老梅出去了,让李安郎好好休息。

    夏澜带着大夫赶来的时候,沈盈盈和老梅坐在屋外的阴凉处说着话,见到自家少夫人没在屋里待着,夏澜倒有些惊讶:“少夫人,你们怎么都出来了”

    一听到这声音,沈盈盈立马看了过去,见到夏澜带着大夫过来了,就赶忙让大夫去给李安郎瞧一瞧,自己则是候在门外。

    大夫给李安郎把了脉,见并没有什么大碍,就与沈盈盈说了一说。

    听着大夫说的话,沈盈盈也放下心来,只是这大夫身上的药味未免也太重了,倒有些呛人。

    “夏澜,送一下大夫。”一听大夫说完,沈盈盈立刻叫夏澜送大夫走,她实在是受不了这大夫身上的药味。

    知道李安郎身体没事,沈盈盈就进屋与李安郎说了一声,就打算回去了。

    “你要走了”躺在床上的李安郎看向沈盈盈。

    “是呀,你身体也没什么问题了,我待在这儿也没用啊。不过你也别着急走,等身体完全好了再走也不迟,我舅舅不会赶你的。”沈盈盈说道。

    李安郎听了这话,神色黯淡了几分,淡淡开口:“我也没说自己就走,你倒是替我都想好了。”

    听他这么一说,倒像是她刻意要赶李安郎走一样,可她并没有这个意思。

    “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吧,我也没说让你立即走人,只是怕你住的不习惯而已。”怎么想李安郎也不是一个愿意与陌生人同住的主。

    “有你这话我便放心了,你舅舅那儿也替我说几句,我在锦城也没有什么地方可落脚的,要是他肯收留我一阵,我自然是感激不尽。”李安郎轻声说道。

    话音刚落,走进来的老梅听到这话,倒是有点不乐意:“小子,你这白吃白住着,未免也太厚脸皮了,要不是盈盈,我可不会收留你的。身体好了就赶紧走,你一直在这不是耽误我的事嘛。”

    这话说得李安郎脸上失了光彩,他低了声音道:“是安郎打扰了,我这都醒过来了,也的确不该再留下来了。”

    说着就起身要下床,沈盈盈颇为无奈,赶忙制止了李安郎了:“都说了让你好生待着,要是你不愿住这儿,我就给你换个地方。”

    见沈盈盈这般为李安郎说话,老梅心里不是滋味,顿时怒目一睁,盯了李安郎片刻。

    “行了,行了,我也没说不让他住,留下来吧。”老梅最后妥协道。

    李安郎见老梅说的勉强,还是执意要走,老梅顿时觉得自己被这小子给耍了,这才认回来的外甥女可不能就因为这么个人而伤了感情。

    “叫你留下就留下,不过我视线说明,我这也不能白住,你给些钱就可以了。”老梅按下站起来的李安郎大声说道。

    听到老梅如此说,李安郎立即掏出自己仅剩的一点银两给了老梅:“这些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想想法子。”

    看着李安郎身上也没有多少钱,沈盈盈索性就自己拿了银子给老梅:“舅舅,你也别为难我朋友了,这钱你拿着就当是他给的。”

    这钱老梅无法收下,说道:“盈盈,你对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干嘛还这样为他破费。”

    沈盈盈笑道:“谁叫这人以前也帮过我呢,这一次就算还了他的人情了。”

    转头,沈盈盈把李安郎那点钱给塞了回去:“你就安心住着,要是有什么事可以来顾家找我。”

    闻言李安郎眉头一皱:“你不来看我了嘛”

    沈盈盈未料到李安郎这样问,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想到李安郎都已经醒过来了,大夫也说了没什么事情,她实在没必要再过来看李安郎了,再说顾允城知道了也会不开心的吧。

    见沈盈盈不说话,李安郎冷了神色:“这人情是你说还就能还的了的,我从前可没这样说。”

    这李安郎竟是与她翻起旧账来,沈盈盈有被气到:“李安郎你是不是病糊涂了”

    “你若是要走就走吧,你欠我的人情,我可没有让你现在就还给我。”李安郎淡了声音道。

    沈盈盈真觉得李安郎病的不轻,完全没了以前的模样,倒像个闹别扭的孩子一般。

    “盈盈,我就说这小子不值得你帮忙吧,你还不信。”站在一旁的老梅忍不住说道。

    这一个麻烦还没解决,老梅又来掺和,夹在中间的沈盈盈顿时觉得自己心好累,怎么就碰上了这事。不过想着李安郎到底是李一楼的亲人,又曾帮过她忙,他还生着病,这一次她委屈一点,就顺着李安郎这一回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