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是只狼[剑三] 172.终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你们感情一定很稳定。比我跟我老婆那时候还稳定,毕竟当年我们是中学同学,而你们是青梅竹马。”莫尔大叔挠了挠头,感慨说,“不过结婚以后事情太多太烦,你不知道我儿子出生以后我们差点离婚!哦,真是糟糕的生活,快要把人逼疯了。”

    墨菲斯看着中年男人,她记得前天才听到莫尔乐呵呵提到自己老婆对他有多重要:“可你们现在不是感情还很好?”

    中年发福的男人耸了耸肩:“每个人家里都有不能对外人说的故事,那时我们冷战了三个月。最后还是我去找她和好的,原因是‘儿子需要爸爸’,没了。”

    “所以你……没那么喜欢她?”

    “也不是不喜欢,我离了她不行,除了工作,我又不会做家务又不会带孩子,没有我老婆我的生活就是一团糟。只是,这种感情并不叫喜欢,只是适应对方,可以一起生活而已,她适合我,我适合她,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了一辈子。”

    莫尔最后说,“我想我这个没爱情生活的人,不适合提醒这么棒的小伙子怎么谈恋爱,不过,如果真的很喜欢一个人,就努力在一起吧,有感情基础的共同生活,要比努力凑合不吵架的过日子要好一万倍!婚后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足够让人怀疑对方是不是上帝专程派来谋杀你的。”

    李允濯含笑点头应下:“谢谢你的提醒,我记住了。我会对他很好,也会让自己变得更好。”

    “会结婚吗?”墨菲斯有一点小兴奋,“我们能收到邀请吗?”

    “我会等到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同意,只要无人反对。”李允濯漆黑的眼眸笑意流淌,似有意无意的看了门缝一眼,“如果他现在同意,我立刻就会和他去外国登记结婚。”

    “谁要跟你结婚啊,大混蛋!你买鸽子蛋的钱凑满了吗?!东京小巨蛋包场的钱攒了吗?!玛莎拉蒂和兰博基尼选一个做聘礼送我!”怒气值堆满的小少爷一下子推开了门。

    “咦?!”

    “什么?!”

    “哦难以置信……”

    “所以为什么我现在在飞机上……”

    前后左右都被亲友包围的叶好雨挂着两个熊猫眼瘫痪在头等舱,用毛茸茸的阿狸大斗篷裹着脑袋,不想往四周看一眼——

    叶芳铭,叶小菲,郭小洁,陆繁雪,裴安,陆以然,曲声,郭麒,叶晴岚,叶笑白,叶笑笑……全他喵都在。

    前所未有的强大的亲友阵容,一溜烟的俊男美女,空姐和空乘看的都傻了眼。这么多不知道从哪个旮旯赶来的亲友,前前后后将他夹击在包机上,好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看,脸上全是大写的喜闻乐见。

    一见叶好雨抬头怀疑的看他们,这些不安分的家伙立刻凑过来,嚼了炫迈停不下来的对少年开始各种毫无节操的调戏:“听说有的人要结婚了?”

    “结婚的对象是个大家都知道的人哦!”

    “噫,噫,同性不烧!”

    “哎哟小雨,你不得了啊,敢在你哥哥前头结婚,回去你不怕他扒你一层皮?”

    “哥夫……不对,姑爷?”

    “姑爷什么鬼啦!”

    “小雨哥哥,静雨哥哥不喜欢哥夫是真的吗?”

    “呃,叶同学,你会请我们吃酒席吗?”

    “不会在中国结婚的吧,你们打算去哪?英国肯定可以的,哦对了,现在日本也承认同性婚姻了呢。”

    “其实我炒鸡想知道他们会不会度蜜月,噗哈哈哈哈……”

    “少说两句好吗?给单身狗一点活路好吗?”

    “你可以考虑内销啊,哈哈哈傻比!”

    “给我滚!这是违法的违法的沙雕!”

    “我又没说你你那么激动。你说是不是呢叶笑白?”

    “你大爷!前面的对话都没提到名字啊!你特么暴露我了!削死你个小傻比叶笑笑!”

    “都给我闭嘴……”叶好雨被萌狐狸盖住的脑袋上连续爆出几个青筋,大脑差点缺氧,他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克制,他喵的,这飞机上都是什么鬼,谁说他要结婚的,谁说他要结婚的?!

    “现在两个卵子可以培育出正常健康的小白鼠了,不知道两个精子可不可以……”

    “都给我——闭,嘴。”

    浅金色的眼瞳浮现,冷气横扫整架飞机。

    “……”

    热闹的气氛顿时陷入冰冻,鸦雀无声。

    “啧……”将斗篷掀开的叶好雨揉了揉脑袋,一脸无奈的看着没吃药的兄弟姐妹,抽了抽嘴角,“你们为什么不听我说?”

    “听你说什么啊,反正你也不会承认的。”第一个开腔的郭爷果然胆子大。

    叶芳铭和叶晴岚悄悄吐了口气,吓死了,刚刚还以为前面发火的人是叶静雨。

    叶好雨急着解释:“我……”

    “wow……不要说不承认,我可是从正主那边听到的。在上飞机之前。”裴安打断少年的话语,冲着对方眨巴眼,“听得非常清楚哦小天使!”

    “正主……对了李允濯人呢?”叶好雨一脸烦躁,半夜被打包上飞机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这个大混蛋啦!

    “哎呀,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说不定是在给小天使准备聘礼呢?”裴安推断能力max。

    “嗯……我不太确定姑爷能不能准备的好聘礼,作为一个专业技术宅男……应该没有多少积蓄的吧?会不会被为难?”

    叶芳铭年纪虽然小,但她懂的东西可不比别人少,只是小萝莉,你的重点错了吧!竟然都不指望哥哥反攻,哦算了,这个家里的人眼睛都有毒,就没有一个人站错攻受位置的。

    “我不管。”

    叶好雨傲娇脸。

    “哥哥……”

    “哎呀可爱的小姑娘,这你就不明白了吧。”裴安笑眯眯的摸了摸叶芳铭的头发,随后手被小萝莉毫不留情一巴掌糊开,声音响亮,“小天使是间接承认会嫁给我师兄了哦。”

    “谁说要嫁啦!”

    “噫——”众人目光一致的用doge的眼神意味深长盯着叶好雨。

    叶好雨一下子乱了手脚,强装镇定:“呃,哼!结婚就结婚!”

    叶晴岚苦口婆心:“小雨啊,结婚这事不能勉强的,不可以将就啊……我觉得李允濯这个人也就这样子吧,恋爱中的人真是被冲昏了头脑,这样不好,不好。”

    一听到李允濯被说不好,叶好雨立刻下意识的维护他:“谁……谁说将就的!我就认定他的!我才不会屈尊将就人呢!别人也没这个本事让我将就!”

    “哦豁——”众人夸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叶晴岚反应最为夸张,因为刚才的话,他的右手快被两个妹妹抠破了。

    “我跟他结婚,我就要跟他结婚!”被顺利激将掏出心里话的叶好雨在飞机上大声宣布,然后强调说,“不过,我是娶,我是娶!”

    “随你啦——”

    一看就知道是被收买的众人相互击掌,相互对颜色:Bingo!计划达成!

    叶家傲娇的小少爷于是就这么被大伙联合出卖了。

    下飞机后,察觉到不对劲的叶好雨正准备逮住这些混蛋们痛揍一顿,就被告知本该比他提早一小时到上海的飞机还没有到达。

    “是李大厨的班次……”

    叶好雨盯着大屏幕上滚动的信息,心里忽然隐隐不安,这么晚还没到,不会又出什么状况了吧?

    不会。不要。

    别让这些不安定环绕着我。

    将阿狸斗篷抱在怀里的少年安静地坐在出入口大厅里等候,叶芳铭他们先行一步,裴安原来说是留在这里陪他等师兄,但陆以然的咖啡馆有急事,于是也被拖着走了。

    “小主人。”

    一直保护着叶好雨的彭枭递给少年一杯咖啡,然后坐在他身边静静看着机场上滚动的信息,

    “国内的飞机很安全,通常延迟是因为天气原因。”

    “可今天天气很好,可能是因为碰到强烈气流了吧。”叶好雨喝完咖啡站起身,抱着斗篷往国际航班方向的出口走去,“我嫌闷,随便走走。”

    一波一波的人群从机场里出来,而他要找的人却不在里面。漫无目的在外面晃悠的叶好雨叹了口气将斗篷抱得更紧了点,他心里隐隐约约在害怕着,在畏惧着,他们经历了这么多的挫折,艰难,甚至死亡才走到一起,旅程的艰辛有多甜蜜也有多煎熬,现在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足以动摇他敏感的内心,他连一点风险都无力承担了。

    一定只是飞机延误,只是飞机延误……

    少年这样安慰自己,人群擦着他的肩膀而过,吵杂的声音在耳边如潮水般流动,恍惚间他再度站在永恒的时间里,不管白昼黑夜,只为了等一个执念。

    好像没有这么长时间的等一个人,因为从来都是李允濯等自己的。这家伙,拖拖拉拉到底干什么去了,只要他一出现立刻削他两下子再说!

    失去节奏跳动的心跳,慢慢冷却温度的手掌,额头细微的冷汗,还有相似身影点燃希望又重新黯淡的眼睛。面前的陌生面孔来来回回的穿梭,等了有一个世纪的漫长。

    第一世。

    ‘这位少侠,多谢方才出手相救。’

    ‘不客气,在下只是救了想救之人罢了。’

    ……

    ‘如果有来生,我大概不屑再做一个骗子,我骗了那么多人,甚至连自己都欺骗,所以我如何知道,在我说爱你的时候,到底是欺骗还是真心?’

    ‘我亦不屑与欺世盗名之徒有所往来!殷子书,从此你我恩断义绝,再见之日必兵戎相见,至死方休……’

    ……

    ‘你!明知是陷阱,为什么还要为我赴死?!’

    ‘人心最难揣测,到了最后我还是不懂,为什么要替你挡剑……殷子书,你欠我一条命……如有来生,必定偿还于我……’

    ‘我这一生时常懊悔,但对刚才所做之事却绝不后悔。殷子书,来生再见……’

    第二世。

    ‘哪来的小少爷,怎么一直在哭呀,喂,你是走丢了吗?别哭了别哭了,小哥哥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谢谢小哥哥!’

    ……

    ‘当年如果不是杨家收留我,我怎么会有今日的成就,小少爷,明日我将奔赴沙场,为我饯行可好?’

    ‘你让一个病秧子给你送行,不怕别人笑话么?’

    ‘有你在,我会觉得我无所不能。’

    ‘好了,别逗我了,早点休息。对了,将药香囊带上,它有助睡眠,你晚上不是经常抱怨睡不着么。’

    ……

    “笨蛋,你怎么来了……”

    ‘我梦到有人要死了,所以我来了,梦不是都是反的吗?所以你不会死!现在立刻马上给我爬起来!我们回家!’

    ‘咳……我也很想爬起来,可我没力气了,小少爷,你这病怏怏的模样也背不动我吧,快点,回去吧,咳……大漠晚上有狼,会吃掉你的……’

    ‘都什么时候了,不要再开玩笑了,我们回家好不好,回家好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不过你看,我还带着你的药香囊呢,这是唯一我想带走的东西……快走吧,别回头,沙尘暴要来了,让我一个人留在这……’

    ‘我不要!’

    ‘冬青带他走!’

    ‘我可不能让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想保护的就是小少爷你了。’

    第三世。

    ‘西夏?你,是外族人。我问你,你是细作吗?’

    ‘哦,你见过像我这样英俊的细作?’

    ‘呵,不要脸。’

    ……

    ‘汉人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你这位身居高位的大公子想必也该对自己人宽容些。’

    ‘你不过是个奴隶。如果再看到你调戏别的女孩子,我就将你关到地牢,永不见日光。’

    ‘公子你这是吃醋了么,呵,吃醋的样子真可爱。我得向你澄清一件事,我对一般庸脂俗粉没兴趣,我只对公子你有兴趣。’

    ‘你,闭嘴。’

    ……

    ‘江湖纷争自有庸人自扰,可是我,还是被父亲逼到了这一步。拓跋,我不想违背自己的心愿娶妻,如果可以,我想跟你一起走,我们去草原,去你的部落,去哪里都行。可是你已经离开我了……笨蛋,为什么一定要去争夺王位,每个人都想成王,可最后坐上宝座的只有一个,罢了罢了,陪你就是,这杯酒权当我对我自己的践行。’

    第四世。

    ‘那个小乞儿好可怜,娘亲,我们把他带回家吧!’

    第五世。

    ‘谢谢你,啊,又碰到你了!’

    ‘喂,你在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只是觉得见过你。’

    第六世。

    ‘一个伶人罢了——只是有些面熟。’

    第七世。

    ‘先生,您的洋文词典!’

    ‘啊,多谢你,请问你是哪个学院的学生?’

    往事如云烟,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

    “前面的小少爷,你看上去很面熟。请问你有没有丢失一个身高一米八八,体重七十公斤的大型人形跟宠。”

    历史如此的相像。

    “没印象,完全没印象了呢。”亲切的问候响起的刹那,春雷惊动,云霁初开。五月的夜风暖暖的拂过面颊,不知不觉,夜空群星闪烁,明月初升。缠绕在脑海里盘旋的迷雾一下散尽,历史荒城和沙漠缓缓沉眠地下不再复醒,从现在起,这是新的未来,是终于到来的未来,是让每一个不可思议的梦美满实现的未来。

    他的眼里流淌着亘古不变的银河,古老而耀眼的让人沉醉其中,那是每一夜每一夜都令人魂牵梦萦的眼睛,不管遇见多少回,都如最初一般叫人永生难忘。

    此生。

    至爱。

    “不过我相信,无论经过千回百转,还是荆棘遍地,他一定都会回来找我的。对吧,李先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