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主的完美人生 第二十五章 将军威武 2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父王,我回来啦!”楚悠然推开御书房的大门蹦蹦跳跳的走上前。

    “你还知道回来!”楚王把奏折摔在桌子上,一脸怒气。

    “人家只是出门玩一下吗~下次出去一定会提前跟父王说的。”楚悠然连忙上前抱着父王的胳膊撒娇。

    “你呀……我真是把你宠坏了!还敢有下一次!”楚王点着小丫头的额头嗔怪道。

    “可是……人家在宫里很无聊吗……”楚悠然噘嘴抱怨。

    “你啊……马上就该招驸马的人了,还总想着玩,也不怕被未来的驸马笑话。”

    “父王~我想自己挑驸马~”

    “哦?这是看上谁了?”楚王挑眉。

    “嗯……就是……就是君将军。”

    “君逸阳?”这倒是不错的选择,君家在军队的声望太重,军中早已是君家的一言堂。

    把公主下嫁给他,拢住他的心也不错。

    “好,我过等会宣他过来问问。”

    “谢父王,父王最好啦!我就先回去啦~”楚悠然对楚王摆摆手,回自己的宫殿了。

    赵云云此时却是百爪挠心,没想到小公主竟然提前和男主遇上了,而且姨母对她还很满意的样子。

    这样下去,男主就会被女主抢走了!

    忽然她想起临来时母亲塞进她包袱里的小药瓶,说是以备不时之需。

    赵云云连忙打开装衣服的箱子,在里面翻找了起来。

    一个拇指大小的黑色瓷瓶被翻找了出来。

    “既然正路走不通,那就靠你了……”赵云云嘴角微微翘起,看她把生米煮成熟饭,小公主还看不看得上他。

    君逸阳在书房翻阅最近的战报,就听到轻轻的敲门声。

    “表哥,我进来了。”

    君逸阳眉头微微皱起,这表妹不知怎么回事,总是来书房打扰他办公,不知道手下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大的人都看不住。

    其实赵云云的心思下人们跟明镜似的,而且刘氏也没有说什么,还隐隐有放纵的意思,下面的人也是怕得罪了未来的主子。

    所以也不敢拦着……

    “什么事。”

    “怕表哥太辛苦,亲手做了银耳莲子羹,表哥歇歇再办公吧。”赵云云一脸娇羞的从食盒里端出羹汤,放在君逸阳的手边。

    “放着吧,下次不要再送来了。”君逸阳拿起手边的战报,起身放在书架上。

    “表哥……”赵云云声音哽咽,“是不是云娘惹表哥不快了,云娘只是担心表哥。”

    “好了,你先出去。”君逸阳皱眉。

    不知怎么脑海里闪过小公主精致的笑颜,如果被她知道自己和别的女子待在一个房间,不知道会不会生气……

    眼底闪过一丝懊恼,自己这是怎么了……

    赵云云见他兀自站在书架前似沉思什么,根本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心中暗恨。

    不过声音依旧温婉,“表哥……你先吃些吧,吃了我就回去。绝不打扰表哥办公。”

    君逸阳回神见赵云云双手捧着汤盅满脸希冀的看着他,忍着不虞接过汤盅放在唇边轻抿了一口,放回食盒,对她摆摆手。

    赵云云见他喝下汤心中一喜,她就怕他喝的少,放了半瓶药进去,只要粘上一点就够他受的了!

    她也不急着走了,上前一步扯着君逸阳的衣袖仰起头满脸眷恋的对君逸阳说:“逸阳表哥,云娘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逸阳表哥喜欢云娘吗?”

    “你!”君逸阳刚想说什么就感觉脑袋一阵晕眩,身体里莫名的浮现一股燥热,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傻了,没想到她竟然明目张胆的在汤里下药!

    心中对赵云云的厌恶升到了顶点。

    “出去!”

    “表哥,让云娘来伺候你吧。”说着手伸向君逸阳的衣襟。

    君逸阳一把甩开她的手,单手扶着桌子深吸两口气,压下心中的躁动。

    “表哥这是何必呢~你看忍得多辛苦。”赵云云拿出锦帕为他擦拭额上的汗。

    君逸阳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眼神凛冽,“赵云云,你找死!”

    “表哥……云娘是真心爱慕你的啊!”赵云云就势扑进君逸阳怀里,撕扯他的衣服。

    君逸阳把她从怀里扯出来,扭着她的胳膊,把她丢出门外。

    “表哥开门啊!”赵云云气急,这家伙是要憋死自己不成。

    “暗一,把这娼妇锁进柴房,任何人不得放她出来!”

    门外的树上跳下一个身影,上前打昏赵云云,扛起人几个跳跃间消失在门外。

    没想到世间还有人胆敢给自家将军下药的,当真是奇女子……

    暗二走到门口询问:“将军可要请大夫。”

    “给我准备一桶温水,守着门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

    “主银主银,伪女主给你家男人下药啦!”

    “什么?!”楚悠然猛然站起身。

    “主银不要激动,男主已经让人把她丢进柴房了。”

    “那逸阳呢?”

    “男主喝了药,现在自己坐在浴桶里硬抗呢。”

    楚悠然:“……”这伪女主做的一手好死啊……

    真是害苦了自家男人了……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万一逸阳神志不清的时候要了别人,她会哭死的!

    于是御医院的院正大人,身负公主的嘱托去给将军送解药了……

    楚悠然再三叮嘱,一定要亲眼看到君逸阳才能回来。

    君逸阳泡在温水里,神志不清的冒着虚汗,听到门口有人说御医什么的,揉揉太阳穴,开口询问:“外面是谁?”

    门外传来暗二的声音:“将军,徐院正奉公主之命来给将军看伤。”原本将军身上是有伤的,公主请院正过来无可厚非,可是现在将军身中媚药,被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啊……

    “将军,公主得到一种强身健体的药,特地派下官送来。”徐院正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旁边的暗二。

    小公主交代过,如果将军太忙就不用他为他看诊,直接把药给他就行。

    “拿进来吧。”

    “是。”暗二接过瓷瓶推门进去,却把徐院正关在了门外。

    君逸阳接过瓷瓶,打开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君逸阳感觉身上的燥热好似被压制了些。

    差异了一瞬,一口喝下瓷瓶里的药水。

    一股清凉之气从胃里撒发至四肢百骸,君逸阳感觉身上猛然一轻,原本的燥热消失了,而且胸腹里的旧伤也不再疼了。

    君逸阳惊讶的看着手中的瓷瓶,没想到这药水的疗效这么好!

    君逸阳起身发现浴桶里的水竟然浑浊了,像是身体里的脏东西都排出来了一般……

    徐院正没有亲眼看到君将军,自然无法回宫复命,只得坐在书房外的凉亭里等待,不多会书房门打开了,君逸阳神清气爽的走出来,对徐院正拱拱手道:“多谢徐院正前来送药。”

    徐院正笑呵呵的说:“将军客气,我也是受公主所托,看到将军没有大碍,我也就能回去复命了。”

    “徐院正留步。”

    “将军还有何事?”

    “不知徐院正可知道,这药……”

    “其实老夫也不知道这药是什么,这是公主亲自交给我的,只说是疗伤的圣药,其他我也不了解。”

    “有劳徐院正了。”

    “不敢,老夫回去复命了。”

    君逸阳捏着瓷瓶,心中温暖,这么好的药,估计宫里都不一定有,小公主竟然直接就送给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