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贱受终成渣 第78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戚炎轻轻地笑了笑,漫不经心道:“前段时间多谢傅少关照了,傅少一回来就送我这么大的礼,也不知该怎么感激得好。”

    傅东辰呼吸重了几分,心里的不安越发浓烈。

    “我听说傅少对沈然情根深种,一听说他要订婚就特地从国外赶了回来。我呢,向来都是知恩图报的,傅少前不久才送了我这么个大礼,我要是不回敬未免也说不过去。”

    “小然是你绑的?”傅东辰虽是问话,语气里却带着肯定。

    戚炎低低的笑了笑,嘲讽道:“傅少真是懂我。”

    “你想要什么?”

    “哟!傅少什么时候这么爽快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让我放了沈然再许诺我一堆好处吗?”

    傅东辰冷哼道:“我不想和你绕弯子,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戚炎顿了顿,阴狠道,“你的命!”

    傅东辰想也不想道:“可以,只要你放了小然。”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拍掌声,“傅少果真是个重情义的,下午三点,我会再给你电话,希望到时候傅少别带着一群尾巴过来,要知道我最近胆子小,见不得外人,到时候把我吓着了,我可不敢保证傅少是否还能见着活着的沈然。”

    “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怕我带人,你放心,只要你能保证小然的安全,我不会带任何人!”

    “那就好,我就喜欢傅少这种爽快人。那么,请傅少好好把握最后这段光阴吧,有什么想吃的想看的想玩的,傅少可得抓紧时间了。”

    “不劳你费心,但是我要先确认小然安全。”

    戚炎冷笑一声,挂断了电话,但是没多久,一条仅3秒的视频发到了傅东辰手机上,视频中的沈然被关在一间光线较暗的屋子里,身上的衣服也确实是失踪前的那一身。

    傅东辰反反复复把视频看了十几遍才真正放下心来,视频中的沈然没有受伤,这比任何事都让他感到宽慰。傅东辰斟酌了一番,还是迅速做了安排。这几年他在国外几乎什么样的险境都遇到过,最终都化险为夷,但是为了沈然的安全,傅东辰还是决定只身前往,后续的交给陆明等人。

    到了下午三点,傅东辰的手机果然准时响起,但是这次却不是戚炎,而是戚炎的手下,电话通知傅东辰去城西路5号。

    电话挂断的那一瞬间,傅东辰立即看向陆明,陆明摇摇头,“时间太短,无法定位。”

    傅东辰应了一声,也不耽搁,立即驱车前往城西路。刚刚到达地点,傅东辰的电话再次响起,是一条仅7秒的视频,视频中沈然被人踹了一脚,这一脚似乎很重,一直到视频结束,傅东辰都没

    能见沈然直起身。紧接着电话再次响起,几乎在响起的一瞬间,傅东辰便接通了电话。

    “不要试图定位我们,否则下次我直接废他一条胳膊!现在下车,往前走五十米有一辆银灰色商务车,车没锁,钥匙就在车上,到了之后把你的手机踩碎扔掉,副驾有手机,到时我会打那部手机。”

    傅东辰一连吸了几口气才压下心底的愤怒,他下了车按照对方指示确实看到了对方描述的车。傅东辰不作犹豫,一脚踩碎了手机然后踢得老远,果然,他刚打开车门,副驾上的手机响了。

    “后座有个旅行包,现在上车,换旅行包里的衣服,换下来的衣服装旅行包里扔掉,你身上除了那身衣服,其他东西通通不能有,记住,是任何东西!”

    傅东辰依言上车,一眼就看见了驾驶座后背上方的摄像头。傅东辰暗自捏了捏拳,按照指示换上了旅行包里的衣服,面无表情的拎着一包价值不菲的衣服手表扔进了离车不远的垃圾桶。

    不得不说戚炎在这方面很谨慎,杜绝了他携带定位器的可能。只是那身衣服有些小,穿着并不合身。

    傅东辰再次回到车上时,电话再次响起。这次是让他直接开车去城南。也不知道是不是装了特定摄像头的缘故,几乎傅东辰一到地方电话就来了,戚炎似乎是怕傅东辰后面有人跟着,几乎让他绕了大半个s市,才告诉他最终地点——西郊配件厂。

    快要到达时,傅东辰远远地就看见十来人在厂房四周守着,那是间废弃的厂房,又因为在郊区,平时几乎不会有人过来。

    傅东辰和陆明如今已经完全断了联系,他知道自己现在只身范险的行为愚蠢至极,他完全可以再制定一套计划,可是他不敢赌,他怕沈然会因此遭到危险。

    守在厂房附近的人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傅东辰,在傅东辰下车的瞬间,立即有两人上前半押着傅东辰进了厂房。

    这间厂房并不算大,约摸只有四百多平,厂房内摆放着不少杂物,因为长期无人看管,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就连窗户上的玻璃都鲜有完整的。

    然而令傅东辰感到心惊的是,这间厂房竟和梦境中的一模一样!傅东辰压下心底的惊骇,不动声色地看向厂房正中的戚炎。

    此时的戚炎坐在一张折叠椅上,两侧一字排开分别站了十来个人,清一色的黑西装黑衬衣。而在他的左前方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仪器以及一台笔记本。

    “小然呢?”

    戚炎挑挑眉,“这么久不见,傅少不想和我这个老朋友叙叙旧吗?”

    “小然呢?”

    戚炎笑了笑,打了个手势。只见他右手边人有序地散开,露出了跪坐在地上面色发白的沈然。也不知道这期间是不是受了刑,额头上的短发已经完全汗湿了。

    “小然!”

    “别动!”戚炎一枪指着沈然的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傅东辰,“傅少这是急什么?”

    “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来了,放了他!”

    沈然垂下眼,敛去了眸中的深色。如果不是这段时间时刻关注着戚炎的动态,他几乎都要以为这是傅东辰特地找来戚炎演戏了。

    戚炎冷冷一笑,偏头看向沈然,“你输了,我说过,姓傅的一定会来救你。”

    “那又如何?”沈然捂着腹部缓慢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盯着戚炎,“你能如何?”

    “我能要了你的命!”戚炎霍地站起身一个枪托狠狠地砸在沈然的头上,眼里满是血丝。

    “戚炎!”傅东辰惊怒交加,刚上前一步,枪声蓦地响起,却是戚炎一个点射,直接打在了傅东辰的大腿上。傅东辰踉跄一下,险些摔倒在地。

    沈然毫不在意地擦掉头上的血迹,冷笑不语。

    “戚炎!你敢再动他试试!”

    戚炎偏了偏头,随即微微一笑,“你,你还有你,替傅少消消气,他若敢还手……”戚炎抬枪指着沈然的胳膊不带感情道,“还一次我就废沈然一条胳膊!”

    几乎是戚炎话音落下的瞬间,被点名的三个手下立即围住傅东辰便是一顿殴打,戚炎看戏一般用枪口点了点沈然的肩头,“你看看,像这种嚣张的人就该杀杀锐气。”

    沈然抚开戚炎的枪口,漠然不语。

    戚炎似乎是被沈然这个胆大的动作惊了一下,随即又不在意地笑笑,“他可是为了你才遭这种罪,你就不表示表示?”

    “表示?”沈然歪头看向戚炎,过了许久才木然道:“好吧,你别打了,放了他。”

    “去你md!”戚炎一脚踹向沈然,脸上因为暴怒而显得狰狞。

    “戚炎!!!”

    戚炎回过头盯着傅东辰,眼底腥红一片,随即一把抄起折叠椅狠狠地砸在傅东辰头上,傅东辰晃了晃,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视线变得一片血红。这一下的力度不可谓不大,换了寻常人,这会儿恐怕已经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沈然瞳孔缩了缩,身侧的手暗自攥紧,微薄的双唇紧抿成线。

    看着傅东辰的狼狈模样,戚炎甚是解气,连日来的逃亡让他心里积攒了不少怒火,只要一想到能把傅振天逼得惶惶不可终日的傅东辰如今落在他的手上任他打骂,他就觉得心里止不住的痛快。

    戚炎扔掉折叠椅一脚踹在傅东辰腹部,紧接着一拳砸在他的脸上,这一拳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傅东辰踉跄几步,最终摔倒在地。其实早在戚炎让他换上这身衣服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这一遭恐怕是凶多吉少,早些年这种场合他不是没遇到过,只是那时候的他没有任何弱点,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完善所有计划,可如今沈然便是他的弱点。

    戚炎一脚踩在傅东辰大腿中枪的位置狠狠碾压,眼睛因为兴奋略微泛红,他侧头看向沈然冷笑道:“看来你也不是无动于衷。”

    沈然缓缓松开拳头,眼底一片清冷,再无多余情绪。

    戚炎脚下使力,傅东辰在剧痛中闷哼出声却又很快咬牙忍住。

    “戚炎,放了小然,否则,唔——”

    “你tm闭嘴!现在没你说话的份!”戚炎一脚将傅东辰踹飞了几米远,他拍了拍裤腿对沈然道:

    “我说过,我只要你一句话,只要你松口,我立即放了你和姓傅的。”

    正试图爬起身的傅东辰蓦地一僵,霍地看向沈然,然而不管他如何努力,视线依旧一片血红。

    沈然却是看也不看傅东辰,冷淡道:“如果我是你,我现在绝对不会回s市,只要命保住了,不怕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东山再起?”戚炎大步走上前一把攥住沈然的衣领咬牙道,“你断我后路的时候给了我东山再起的机会吗?嗯?”

    沈然挑眉,眼中带着不解,“我什么时候断你后路了?”

    “沈!然!”

    沈然微微一笑,伸出三根手指悠悠道:“三天,今天是我被你抓进来的第三天。”

    戚炎蓦地一怔,正在思索沈然话里的含义,突然,厂房外传来一阵倒地声,戚炎心知要遭,一面

    疑惑傅东辰的人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一面反应迅速地抓住沈然,又对刀疤哥怒吼道:“去给我把傅东辰抓过来!戒备!所有人戒备!”

    刀疤哥低低地应到:“是,老大。”

    戚炎眉头蓦地一跳,心里没来由一阵悸动,这种感觉他不是第一次有,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就站在他身旁的手下被一枪爆头,紧接着第二枪打在了他的左肩,只差五公分就能爆了他的头!事实上当时如果不是他往旁边偏了一下,那一枪也确实爆了他的头。

    戚炎紧紧攥住沈然的衣领,枪口抵在沈然的太阳穴上,因为方才的心悸有些慌神。就在这一瞬间,原本走向傅东辰的刀疤哥突然暴起,反手一枪打在了戚炎的腿上,戚炎控制不住地踉跄了一下,手腕蓦地一紧,却是沈然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握住了他的手腕狠狠一拧——

    “啊——”

    沈然一把夺过戚炎的枪,紧接着一脚将戚炎踹翻在地,与此同时枪口稳稳地指着戚炎的头,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漂亮至极。而戚炎的手下也分成了两拨,一拨自发地站在了刀疤哥的身后,仅四个人,另一拨纷纷掏出枪将沈然等人团团围住。

    戚炎半撑起身,目光怨毒地盯着刀疤哥:“刀!疤!你竟然敢背叛我!”

    “你不用怨他,早在四年前,他就已经投靠了我。”

    沈然话音一落,数十道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队人井然有序地小跑入内,很快便将戚炎的人围在了正中,手上无一不拿着武器。见状原本意欲反抗的戚炎手下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就在这当头,一人快步上前,他的身体紧绷着,后槽牙咬得死紧,在看见沈然额头上的血迹时呼吸甚至重了几分,只见他三两步跨上前,语气中都透着颤抖。

    “阿然,你,你怎么样?”

    沈然还未开口,却听戚炎讽刺道:“堂堂秦家当家竟然也跟姓傅的一样被这人迷得团团啊——!”

    戚炎紧紧握住自己的手腕,他的右手手掌被一把匕首牢牢地钉在地上,钻心的疼痛使得他脸色惨白。

    沈然眉头微拧,不赞同道:“阿烈,你不该来的。”

    “你也不该次次都拿自己的命不当一回事!”阿烈控制不住地低吼。

    沈然怔了怔,下意识道:“我有把握,你知道的,我答应过那人,除非有性命危险,否则不能动他们。”

    阿烈凌空点了点沈然的额头,怒目圆瞪,“你就是这样有把握的?!”

    “沈然你什么意思!”戚炎顾不上掌心的刺痛,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心慌,“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

    沈然安抚地拍了拍戚炎的肩头,随意点了两个人吩咐道:“把他带走。刀疤,你先回去等我消息。”

    刀疤哥看了看沈然,又看了看另一头拼命想要站起来的傅东辰,最后低低地应了声是,带着几个手下迅速离开。

    “沈然!你给我说清楚!”

    沈然却是看也不看被拖走的戚炎,径直走到傅东辰面前。

    似乎是感觉到了沈然的靠近,傅东辰也不再挣扎起身,他微微仰着头,透过鲜红的血迹直直地望着沈然,“今天这一切,你早就安排好了?”

    “是。”

    傅东辰点点头,脸上的神色说不出是落寞还是庆幸,“那,那就好,幸好你安排好了,不然,不然我可能救不出你。”

    “是你太自大。”

    傅东辰怔了怔,呐呐道:“我,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想救你。”

    沈然收回目光,却是不说话了。见状阿烈忙走上前拉住沈然,“阿然,我们先回去吧,你的伤要

    紧。”

    “等等,”傅东辰撑起身子急切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沈然顿住脚步,偏头看向傅东辰。

    “既然你都安排好了,为什么不早一些……”为什么不早一些离开,非要留在这受罪?

    沈然张了张口,好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摇摇头低声说:“不为什么。”

    “那,那刚才你有没有为我担忧过?哪怕是一点点,就一点点。”傅东辰抹掉不住往下流的血,眼中满是希冀。

    阿烈拽了拽沈然的袖子,低声道:“阿然,我们走吧。”

    沈然点点头,再也不看傅东辰,跟着阿烈转身离开。

    “小然!真的一点点也没有吗?”

    回答傅东辰的是沈然决绝的背影,没有半分停顿。傅东辰手臂蓦地一软,方才强撑的一口气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消失得一干二净,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软倒在地,眼底的光也一点点地黯淡下去。

    就在沈然即将走到大门口时,有人摇手指了指傅东辰小心问:“秦先生,那人要带走吗?”

    秦烈不着痕迹地瞪了眼多嘴的手下,略带疑问地看向沈然,眼底深处有着不易察觉的忐忑。

    沈然抿了抿嘴角,隔了许久才冷淡道:“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

    闻言那人忙不迭地应到,“是是是,是小的多嘴。”

    沈然没再说话,大踏步走出了厂房。

    也许只过了几分钟,也许过了很久,厂房外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似乎是所有人都离开了。傅东辰仰躺在地上,目光空洞地望着空中起起落落的尘埃,身体上的疼痛似乎已经到了极致,这一刻反而没什么感觉了,只是视线越来越模糊。

    他和沈然相识至今的画面仿佛电影一般一帧一帧的在他脑中重现,最后一幕却是沈然决绝离开的背影。

    傅东辰自嘲地笑了笑,缓缓抬手盖住了双眼,他几乎能感受到生命力在一点点的流逝,这也是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死亡这么近。这一刻他不禁想,梦境中那个被虐打的沈然是否也如他现在这般,孤独而又绝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