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阿努巴拉克带领着手下十余名地穴蛛魔走出地下,他望着一望无际的冰原以及自己丑陋的躯体,还有周围面目可憎的手下,第一次觉得艾泽拉斯是如此的可怕。

    但他没有过多的时间思考,因为系统给了自己任务。

    “T1去清理东边海岸边的野兽,T2去清理西面....并且随时监视来自海上的航船,一有发现,立马通知我。”阿努巴拉克低沉的开口道。

    随即周围的蛛魔立马钻入地底,雪地上留下数个凸起的冰堆,那是他们离开的痕迹。

    “我要你快点,再快点...”

    脑海里传来某种压抑的声音,阿努巴拉克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而就在此时,脑海里响起了只属于系统的冰冷声音。

    “参与者可以选择屏蔽噪音,该噪音为耐奥祖的低语,现已对参与者免疫。”

    等等...耐奥祖的低语?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已经摆脱了耐奥祖的控制了吗?!”阿努巴拉克有些激动的询问道。

    “没有。”

    系统给予了冰冷的回答:“我们可以让您免疫,甚至屏蔽语音,修改耐奥祖的记忆,但这一切建立在你属于这个阵营的范畴内,如果你脱离阵营,则无效,同时做出违背耐奥祖意志的行动也视作脱离阵营。”

    “也就是说...我可以随时脱离阵营?只要我做一些违反规则的行动,比如说现在跑到洛丹伦什么的。”

    然而,这个游戏如果那么自由,那么可以让玩家为所欲为,那就不是上帝玩弄你了。

    “不,非法脱离阵营将自动抹杀参与者。”

    “呵呵..果然。”阿努巴拉克苦笑一声,不再多问。

    这几日里被系统欺压,已经让他有些麻木了。

    偶然间,他看到了一头在冰原上奔跑的白熊,莫名的他心里生气了一股火气。

    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这么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阿努巴拉克愤怒的冲上前,很快通过他坚硬的利爪,他刺破了白熊的躯体,甚至毫发无损的轻易撕碎了白熊的身体,看着生命的花朵在他眼前凋零,他露出了一种病态般的满足笑容。

    “就是这样,很好...”

    记忆里,那个在职场上被老板欺负,被同事嘲笑的小职员,现在...已经已经被扭曲的不成人样。

    然而刚才的一切,都被一双猩红的眼睛看得无比透彻。

    “耐奥祖,阿努巴拉克为什么会这么嗜血?据我所知,他更喜欢待在底下睡觉。”

    下一秒,通过星界传送到达耐奥祖身边的提克迪奥斯冷冷的发问道。在他周身是无数巨大的冰雕,以及长长的阶梯,面前则是一副被巨大冰块囚禁起来的铠甲,这个地方显得无比的宏伟壮丽,如果是WAR3玩家则会发现此地正是阿尔萨斯最终登上的冰封王座前。

    面对恐惧魔王的质问,耐奥祖只是淡然的解释。

    “我给他新添加了嗜血的指令...”

    “嗜血...呵呵...”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提克迪奥斯突然露出了一抹意义不明的微笑,就连耐奥祖自己都摸不着头脑。

    “阿努巴拉克...另一个阵营的玩家,呵呵...我记住你了。”

    若是将这场游戏比作12个国家的互相争霸,那么如果率先知道敌方国王的位置,那么对赢下来是无比重要的,而阿努巴拉克这无心的举动,就仿佛再告诉暗处的提克迪奥斯,我是参与者,快来杀我...

    简直没有比这更蠢得举动了。

    而且,根据游戏规则,如果阿努巴拉克再分到一个像她一样原本是男性结果被性转的队友,那么这个队的人就完全暴露在了她的视野之中。

    “卡扎克,藏好你自己。”

    提克迪奥斯默默地通过恶魔之间的高阶魔法来交流,而后者则自信的回应了他。

    “放心,提克迪奥斯,你只需要担心你自己不被发现就行了,毕竟你原本的角色被性转了。”

    “希望如此。”

    ——

    航船在大海上已经漂泊了几个日夜,克尔苏加德站在甲板上看着无数的海鸥飞过,正寻思着自己要不要去睡个回笼觉,毕竟海上生活对于他这个前世死宅来说太难了。

    克尔苏加德打了个呵欠,再喝下了一瓶果酒之后,她没来由的一阵轻松。

    原因无他,前世作为男人的他,如果不借助一些酒精麻醉自己,她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女人的身份。

    不过,管家的到来让她心情好上了不少,不是因为她是GAY,而是管家带来了消息。

    “小姐,我们已经看到了诺森德的陆地了。”

    克尔苏加德小小的兴奋了一下,随即连忙跑到了护栏边,果不其然,她看到了陆地,白茫茫的冰原,一望无际的广阔天地,作为一个宅男,她是第一次觉得旅行是多么的美妙!

    这就是..就是诺森德吗?脑海里浮现出日后的纳克萨玛斯,冰冠堡垒,龙眠圣殿...

    这些自己日后都可以见得到!

    她迫不及待的催促管家停船,然后自己第一个冲了下去。

    “任务升级:你已到达了诺森德,你听到了耐奥祖更加强烈的呼唤,跟随着声音”

    “任务奖励:学会克尔苏加德毕生所学的一切魔法”

    “失败惩罚: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随着系统冰冷的话语,以及脑海里突然传来一阵“到这里来,到这里来...”的诡异声音,克尔苏加德冷静了头脑,她命令管家在这里待命,而自己则选择只身前往寻找耐奥祖。

    “小姐,这片大陆...”

    “不要多问,不要多说...”克尔苏加德知道如果把无辜的人拉扯进来是十分可耻的,“如果我一天后没有回来,你们自己先回达拉然,我随后就回去,我来这里是拜师学艺,不方便再带着你么。”

    “好吧,小姐...”

    管家无言以对,克尔苏加德说完后独自踏上了苍茫的大地。

    ——

    王都内的军营中,在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后,乌瑟尔向众人挥手道别,而大多数人都笑呵呵的致意,毕竟乌瑟尔是白银之手的领袖,初代圣骑士之一,对他表示敬意是应该的,阿尔萨斯本来也是这样的,直到最近...

    “乌瑟尔导师,为什么你最近总是去找我姐姐....”

    阿尔萨斯在乌瑟尔前往王宫的半路上,拦截了自己的老师。

    说实话,这不能怪他,身为弟弟关心自己的姐姐是人之常情,这几日乌瑟尔的异常举动让他十分不解,自己这半只脚踏进坟墓的老师莫不是焕发第二春了?可是即便是这样,你也不能来找我姐姐啊..您也不瞧瞧您多大岁数...

    面对阿尔萨斯的疑问,乌瑟尔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的姐姐最近在与我探寻圣光之道,我发现她天赋异禀,与你不相上下。”

    “哦,那老师你忙去吧。”

    见不是自己想的那样,阿尔萨斯松了口气,乌瑟尔还想说什么,但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说。

    他看着阿尔萨斯,这几日与他的相处,让他深刻地意识到这个魔兽最大悲剧角色是多么的固执,不是简单的三言两语可以左右的,要改变他的命运,还是要先解决克尔苏加德、梅尔甘尼斯、斯坦索姆等问题。

    于是,他不再犹豫,快步踏入了王宫。

    王宫的人早已见怪不怪,昨天老国王还亲自授予他“佳丽亚公主导师”的身份,她自然可以顺理成章的继续与佳丽亚互相交流。

    步入佳丽亚的寝宫,看见这柔弱的小姑娘焦躁的坐在座位上,见是她来了,连忙眼前一亮。显然她也在等乌瑟尔。

    “乌瑟尔你总算到了。”

    “公主殿下,达拉然那边的情报打听了吗?”

    乌瑟尔直奔主题,面对乌瑟尔的问题,佳丽亚摇了摇头。

    “几日前克尔苏加德就前往诺森德了,但我已经命人搜查她的府邸,一有什么证据,就可以等她回来直接把他解决。”

    “好吧,我们只能期待他不是我们的对手,按照原本历史,他还会回到达拉然...”

    可佳丽亚却再次摇头了,乌瑟尔的期望直接随着她接下来的话跌入谷底。

    “这个世界的克尔苏加德是女人,这意思..想必我不用多解释了吧...”

    “这真是..”乌瑟尔长大了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

    面对这样的情形,佳丽亚却显得比乌瑟尔镇定一些,她连忙上前拍了拍乌瑟尔的肩膀,鼓励他。

    “别担心,我已经拟定了一份声明,只要你向国王提出对诺森德进行一次实地考察的议案,如果能批准的话,那就能解决太多事情了。”

    “您真是睿智,是我太浮躁了。”

    乌瑟尔惭愧的摸了摸自己的一把胡子,而佳丽亚不在意的罢了罢手。

    之后,二人随便聊了聊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佳丽亚便把声明交给了乌瑟尔。

    乌瑟尔就此打算离开了,然而就在这时佳丽亚突然补充了一句话。

    “乌瑟尔大人,我想请你辞去‘公主导师’的身份,日后我们可以书信联系,宫中人多眼杂,不方便,希望您能谅解。”

    “哦...哦哦..好的。”乌瑟尔尴尬的点了点头,看着人姑娘话的意思,自己恐怕给他造成了不少的困扰,他道了一声抱歉。

    佳丽亚看得出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但也没过多解释,随即就让乌瑟尔离开了。

    而佳丽亚看着他的背影却陷入了沉思。

    这个队友貌似不太靠谱,而自己也不方便做出一些过格的事情引起怀疑,那乌瑟尔最大的用处就是替自己站在明面上。

    不过,这也不太保险,还有11个虎视眈眈的势力,万一乌瑟尔哪天死了怎么办。

    果然,自己得想个办法结盟,结交一个值得信赖的盟友...

    铁炉堡?那些矮人光出现在宫廷里就觉得很可疑...

    奎尔萨拉斯同样如此...

    果然,达拉然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他们阵营的人与自己同样是人类,而且同样得想办法抵御天灾和燃烧军团,肯定迫切的需要盟友。

    “来人。”

    佳丽亚语音落下,一名侍从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帮我查一查最近达拉然六人议会中那六人的一举一动,不要放过一丝细节,我不嫌报告长,就怕报告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