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

    云奎见龙羽倒退几步站定,而张高却是趴在地上,惊喜地大叫起来,云阳几人也是脸上布满了喜色。

    “还没有….”秦山看见张高正在有些狼狈地缓缓爬起来,眉宇间虽是显露出痛苦,身周的灵力波动却在疯狂地暴涨着。

    “能将我逼到施展秘法,你很有本事,不过,也就如此了!”张高声音嘶哑还带着些颤抖,他知道施展秘法可能会造成半年经脉无法恢复,但如果自己失败,面对赵奉先的暴风骤雨,可能结果比那还要惨痛。

    “能逼得我动用所有手段,你就算死了,也该无憾了!”面对张高节节攀升的气势,龙羽并没有退步,而是催动魂力、灵力和心纹之力,准备全力一击。

    “十花归一!”

    感受到张高这一招的气势,龙羽将魂力融入身法中,乾坤游龙身法几次飞跃,张高那全力一击击中身后一颗大树,大树拦腰折断。

    见到龙羽竟然躲开了自己的攻击,气愤的张高双目血红,大吼一声,连续两招十花归一使出,两股气势封堵了龙羽所有的闪躲路线。

    “惊天一击!”龙羽绕开左侧的剑气,催动灵力全力施展流星拳第九式,二十九道心纹之力融入其中,魂力同时汇入。

    “砰!”碰撞之际,如一道闷雷在山顶响彻,狂猛的劲风让得观战的人纷纷后退,地上泥土也是飞卷着倒飞。

    巨响声中,一道身影暴飞而出,闷哼声从他嘴里发出,脸色也是煞白没有一丝血色,鲜血不断从其口中狂喷,最后狠狠撞在一块石头上,那被撞的石头经不住冲击瞬间粉碎,扬起一片烟尘。

    “大师兄!”当看到那道狼狈脸庞时,赵奉先手下的弟子惊叫起来,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张高动用秘法,实力瞬间增强很多,竟然还是败在龙羽手上。

    那道惊叫之声让得张高恢复了一些意识,眼中掠过一抹狠色,刚欲挣扎着爬起来,眼前人影一晃,一股寒意袭来,他的身体立即便是不敢再做动弹。

    他缓缓抬起头,看着那个让他仰视的俊美青年,心中极为不甘,可是从对方的眼中的狠色他清楚了只要自己稍有异动,那把剑会瞬间划破自己的喉咙,他颓然地散去灵力,整个人也是瘫坐在地上。

    龙羽飘落在花惜若身边坐下,看着伊人关切的目光,微笑着道:“没事….哇….”

    话还没说完,淤积在胸前的一口积血猛地喷出,刚刚张高两击十花归一,虽然左侧的攻击被自己惊天一击化解,但左侧的剑气却是让他受了些伤。

    一只温柔的手将一颗丹药送进嘴里,龙羽柔情地看了一眼花惜若,连忙闭目运功疗伤,而另一边的张高可就凄惨了。

    看见张高倒在地上,几个落霞宗弟子想要上前去搀扶,却被赵奉先冷面挡住,显然这本应是手到擒来的胜利丢掉,他心中的愤怒已经无以复加,瞥了一眼张高,冷冷说道:“没用的东西,实力相差如此大还能落败,留着何用,让他去死!”

    第二战,洛飞对阵一个王者境二星的弟子,虽然他苦苦支撑,但还是实力不济败下阵来,赵奉先的黑脸缓和了一些,暗示手下弟子将张高扶回去疗伤。

    第三战,云阳出手,那名赵奉先的弟子明显急于取胜,一开始便是发动猛攻,而云阳则是施展乾坤游龙身法一次次险之又险地避过,赵奉先的弟子久攻不下陷入了疯狂。

    “云阳没有机会取胜,但拼个两败俱伤还是有可能的。”花惜若扭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龙羽已经睁开了眼睛。

    “你没事了?”

    “不用担心,已无大碍。”

    久攻不下的赵奉先弟子,很快便是破绽百出,云阳瞅准时机全力一击,虽然击伤了对方,自己也是被对方剑气所伤。

    两人拼到最后已是没有了灵气闪避,机械地靠力量你一拳我一拳,最后双双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这一战双方均是没有再战之力,只能平局收场。

    年轻一辈最后一战,花惜若对战一名王者境一星实力的落霞宗弟子,花惜若有着接近王者境的实力,再加上金阶剑法凤舞龙域,让龙羽轻松地对花惜若一笑。

    面对对方一出手便是杀招,花惜若也是冷哼一声,玉手一握,一柄天蓝色的长剑闪现而出,而后步伐轻移,和对手纠缠在一起。

    落霞宗的弟子虽然实力稍胜半筹,但论剑法精妙却是落入下风,双方你来我往,场面倒是十分精彩,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花惜若的剑法灵动飘逸,逐渐占据上风,一道猛烈的碰撞声后,花惜若直接将对方的长剑挑飞,天蓝色的长剑带着寒意停在了对手的面前,那名弟子只好认输。

    年轻一辈四战一胜一平两负,赵奉先的脸色阴沉起来,很快他的脸色变得冰冷起来,因为仁德商行的供奉竟然败在了对方一个看似毫不起眼的大汉手下。

    秦山一上场并没有展现全部实力以压倒性的优势取胜,而是和对方颤抖近百招后,实在觉得无趣,将对手一拳轰飞。

    赵奉先终于知道了对方不是来求败的,对方老一辈中还未出手的那一人,一看神情依旧平静,绝对和先前那名大汉一样隐藏了实力,恐怕实力还在自己之上,再战下去,恐怕失败也是成定局。

    “两位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插手我落霞宗和云家村的事,现在如果离去,我落霞宗定会奉为上宾,否则的话,我落霞宗几位太上长老出手,两位恐怕也难以全身而退吧。”

    靠实力看来不行了,赵奉先只能靠落霞宗的威名吓退对方。

    “你有资格代表落霞宗?你说的太上长老便是陈峰、冯江那两个老家伙吧,十数年前他们可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哦,如果他们有兴趣的话,我倒是乐意和他们玩玩,就怕你落霞宗玩不起!”秦山双手后背,盯着赵奉先冷冷地说道。

    赵奉先一惊,心中的恐惧瞬间升腾,颤微微地问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你还没有资格问我是什么人?怎么了,陈将,你是打算我将你们的长老杀了,你再现身吗?”秦山望着一旁的山缘大声说道。

    “呵呵,秦老弟啊,有什么事好商量,不要动怒啊。”声音传来,随即一道人影落下。

    “参加掌门!”赵奉先一听声音便知道谁来了,见到陈将身影落下,连忙行礼,其他弟子也是躬身行礼,仁德商行的大掌柜早已听出了异样,进退两难间,在一旁惶惶不安,谁能想到云家村背后竟然站着一个庞大得连落霞宗宗主都敬畏的势力。

    “一会再找你算账!”陈将冷哼一声,很快笑着迎上去:“呵呵,钱老弟也在啊,昨夜收到传讯,有事耽搁了,没能尽地主之谊,还请见谅!”

    秦山和钱圣都是对陈将不理不睬,而是将目光看向龙羽。

    陈将何等精明,顺眼看去便认出龙羽,一年半前那次清灵谷宴请他可是亲自前往了的,自然认得龙羽,“哎呀,是龙羽少爷啊,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贤侄的大名如今可是响彻整个乾坤宗所属区域啊。”

    龙羽,乾坤宗新崛起的第一天才?赵奉先的脸变成了猪肝色,心中开始恐惧起来,这下完蛋了。

    一旁的仁德商行大掌柜一听到龙羽的名字,腾地一声跪在了地上,且不说龙羽乾坤宗第一天才的名头,就是龙天机一句话仁德商行可能瞬间便会灰飞烟灭了,这次受赵奉先的胁迫前来,却是闯下灭门大祸了。

    “龙羽少爷,你看赵长老事先并不知你和云家村的关系,尚未铸成大错,能不能饶过他们这次,我想他们肯定愿意赔偿云家村这次的损失….”

    “晚了….一切都太晚了….现在的云家村不知道还存在不了!”赵奉先颓然地坐在地上,他暗中派去袭击云家村的人应该早已到达云家村了。

    陈将心中咯噔一声,全身开始颤抖起来,如果云家村被灭,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了,他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哼!你派去的人不知道现在还有几个活着,我三叔手中的剑可不是吃素的!”见到陈将的神情,龙羽站起来冷冷道。

    一听事情有转机,陈将立即来了精神,将赵奉先一把提起扔在龙羽面前厉声说道:“没有铸成大错,还不给龙羽少爷赔礼道歉!”

    “罢了,罢了,纵然我千般谋划,也是无法给大哥报仇了,技不如人,无话可说,龙羽少爷….”

    “你大哥劣迹斑斑,本就该死,你不了解清楚情况,还想着报仇….”想起昔日在桑榆村的一切,龙羽气愤地一脚踢向赵奉先。

    赵奉先知道今日之事无法善终,抓住龙羽踢来的脚,举掌向对方拍去,龙羽惊讶地无法抽身,没想到这赵奉先要玉石俱焚,正惊恐间,见赵奉先圆睁着双目向一旁歪倒下去,他身后一只手掌出现在龙羽面前,却是关键时刻秦山将赵奉先一掌击毙。

    “敌人没有丧失抵抗之前,任何的疏忽大意都是致命的。”这是此刻龙羽对江湖的又一次深刻体会。

    事情的结局是陈将将赵奉先一脉弟子逐出宗门,仁德商行付出近一半的资产赔礼道歉,龙羽四人则是回到云家村疗伤,准备伤好之后回清灵谷陪伴爹娘几天便回乾坤宗。【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