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行到半途,林涓突然脑门一轰,大腿一拍,想起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忘了办了!

    于是,心急火燎地指挥着的士往回赶。车子快到门楼前,远远地只见杜康那小子还在那里木瓜一样地站在立柱下东张西望。

    “杜康,算你小子识相,对了,咱俩的账还没算清呢!”林涓也不客气,一下车就揪住了杜康的衣袖。

    “我这不正候着嘛……”杜康大义凛然,显然早有“预谋”。

    “钱呢?拿来!”林涓摊开莲花手。

    杜康打开钱包,抽出十张老人头,一副楚楚可怜相,“这就是我全部家当!剩下几张零钞,你不会也让我上缴吧?”

    “这点哪够?杜康,别以为,刚才你几句甜言蜜语和你妈一顿粗茶淡饭就想把本姑娘打发!”林涓白眼翻了又翻。

    “怎么办?林涓,要不,你跟我回去,我再跟我妈商量商量……”杜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那怎么好意思?你妈面前我开不了口……何况,你妈见咱们半途而归,不会起疑心啊?”林涓犯了难。

    “要不这样吧?咱就说你脚脖子崴了,脚后根给鞋帮擦伤了,回来上点药……”

    杜康突然想起林涓脚上的伤,一下子父性大发,钢肠变柔肠。

    “这主意不错!不过,说好了,杜康,你不能暴露我的身份和来意!不然,我跟你没完!至于跟你母亲要钱的事,一定要编得十分周全圆满,否则,咱俩的事一旦原形毕露,你欠我的钱就得加倍奉还!”

    林涓其实也很清楚这损失要想一下子全部补回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刚才,在杜康家里也多少了解了一些他家里的家底和情况。哎,老实说,也不全是想捞回本,其实这点损失对她来说也算不了什么!只是心里就是对这小子放不下,不想这么轻容易便宜了他……

    回到杜家,杜妈妈既是满心喜悦,又是满腹疑惑!这“小俩口”怎么又“双双把家还”了?莫非真是老天注定的一对“天仙配”不成?

    “哦,妈,是这样,林涓刚才路上脚崴了,脚后跟也被凉鞋擦破了皮,我回来给她上下药再走!”杜康本来也没撒谎,而是出自关心的本意,所以说起来当然很自然。

    倒是林涓不得不咬牙皱眉、装腔作势的,可真是辛苦死她的表情了和动作了!

    “这样呀,那,杜康,还不赶紧把你的医药箱拿来,给她上上!”杜妈妈一面收拾行装,一面吩咐儿子,“我先去厂里了,手头的活还没做完呢,我得抓紧时间,要不又得加班加到很晚了!”

    “你去吧!妈,有我呢……”

    对于林涓频频抛来的眼神,杜康权当视而不见。

    等杜妈妈出去了,林涓终于忍不住大发脾气了,“杜康!你是存心想赖账的,是吧?”

    “不是的,林涓,你听我说,咱们‘一人犯事一人当’,是吧?我欠你的钱,我会慢慢给你还的!你先歇歇火,把脚伤、手伤解决了,来,脱下鞋袜,我给你上药!”杜康边说边打开急救箱。

    还真是奇怪,杜康不提脚伤、手伤,林涓还不觉得痛,一提还真痛起来了!

    于是也不在扭扭捏捏,主动脱起了鞋子。

    “疼!疼!”这鞋子不脱则罢,一脱更觉得撕心裂肺的疼。林涓脱了半天也使不上劲!急得脑门直冒汗。只好可怜巴巴地盯住杜康……

    望着林涓痛苦的表情,杜康也不等林涓求助,自动帮她脱起了鞋子和丝袜。

    看着杜康小心奕奕,轻柔体贴的动作,林涓心中突然涌上一份说不出的感动……

    说来也怪,在杜康的轻捏软摸下,崴伤的脚疼还真是一下减轻了大半。伤口抹上药,贴上纱布后,也舒服了不少!

    上好药后,杜康又找出母亲的一双平底胶鞋让林涓穿。

    “我不要!老土死了!”林涓笑着道。

    “你是要风度还是要健康?”杜康抢白她。

    或许是被杜康的细心关怀所感动,林涓居然乖乖听话穿上了。

    “走几步试试看,看脚脖子还痛不痛?”杜康扶起林涓。

    林涓客厅里来回走了几步。

    嗯,杜康的手还真是灵丹妙药!果然走起路来,脚步轻松舒服多了!

    于是,回头一笑,“好吧,看在你给我‘妙手回春’的份上,‘死罪’今儿个就给免了,不过,‘活罪’难逃!给你来个‘缓期执行’吧!”

    “罪民杜康谢过林大人!”

    杜康做跪地作揖状!

    惹得林美人更是笑得花枝乱颤,上气不接下气!

    此刻的林涓哪里还有心思跟杜康要账,早把一颗千千女儿心全抛给这臭小子啦!

    只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他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当然,杜康这小子也不例外!跟林涓一样,心里早就对对方暗生情愫了……

    俩人肩并肩走在午后炙热的太阳底下。

    这次,杜康也记着带上了一副茶色的墨镜。

    “咦,林涓,让我看看,你的眼镜好生奇怪?”侧目相看的杜康突然叫住林涓。

    “怎么啦?”林涓取下鼻梁上的眼镜。

    “你的眼镜好象一条变色龙啊!刚才在车上好象还是紫色的,现在太阳底下一下子就变成了蓝色的了?”杜康感觉百思不解。

    “哦,你说这个啊,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这个东东是豪雅的高科技产品来着!它本来功能就挺多的,哪,室外既可当太阳镜用!到了室内,又可当作近视眼镜用!尤其是对咱们这些喜欢网上阅读和游戏的‘网虫’来说,可是保护视力的好帮手呢!防电脑幅射不说,还可提高你的视力!如果到了野外,加上镜盒里的一块小小的备用装置,还可当望眼镜用呢!如果在镜片涂上一层豪雅公司生产的专用眼药水,还可保护你的眼角膜,提高你的免疫力……”

    谈起自己的宝贝眼镜,林涓一下子眉飞色舞,当起了豪雅公司的义务宣传员!

    “怪不得你这么心肝宝贝这个东西,原来如此!”杜康算是醍醐灌顶、大白天下了。

    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缘由,也是林涓一时半会难以启齿的,那就是:正是这个眼镜的超级魔力,让林涓遇上了自己的“真命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