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有他相伴(大结局)

    “你骗人!”霍焰这个堂堂前丞相,现在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你一定是为了欺骗我才说这种话的。”

    “你爱信不信,诺,这是地理志自己去看,还有,你的属下应该有谋臣,你去问问他们。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来找我。不要妄想再次逃逸,从断崖往外的三百里,我已经密密层层设置了四五道关卡,每一处都是我的心腹属下看守,你插翅难飞。”

    “你……”

    “你不相信也没关系。和这样吧,三天后,我们见分晓。我等着你。”君竹说完,态度怡然的离去,留下霍焰气红了眼,狠狠地等着君竹的背影,恨不得烧出两个窟窿来。

    君竹走了,回到军帐,找来非同和华天,下了一道命令给他们,随后三天君竹也不出军帐,独自躲在里面不知道在鼓捣写什么。

    三天的时间,君竹过得还算轻松,但是霍焰就很倒霉了。因为上一次和君竹的会晤,导致后来的士气低迷。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谁在传播火山就要喷发的谣言,搞得人心惶惶,甚至出了不少的逃兵。霍焰为了内部的矛盾,搞得焦头烂额。刚刚平息下去骚乱,没想到隔天,真的有火山喷发了,虽然之一是一点点的迹象,但是更是让士兵和百姓深信不疑,人心更加惶恐,是不是的到处都是逃兵难民。

    霍焰气得半死,下令谁要逃走,格杀勿论。虽然此项强制措施的确起了一定的作用,却更令一些有心眼的士兵们觉得,霍焰气数将尽,竟然都走到这一步了。

    不久之后,非同和华天回去复命。

    “将军,按照您的指示,特别将烧红的铁水伪装成火山喷发的样子。此举已经收到很大的作用,霍焰的军心意乱,相信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了。”非同道。

    “将军,谣言已经全部传来,霍焰属下人心惶惶,人人自危。逃兵到处都是。霍焰已经彻底失去了人心,他竟然想到了格杀勿论这种强制措施,更是引起军民反弹,这会儿他那里都要炸锅乱套了。”华天圆满完成任务,说起话来,更是兴高采烈。

    “很好。你们也累了。先去休息吧。这几天随时备战。更要时刻观察霍焰地情况。”

    “是。末将领命。”

    君竹折好手中地短笺。放入小铁桶封好。换来信鸽。将信笺带走。白鸽在蔚蓝色地太空飞翔。越飞越远。白云朵朵就像儿时母亲地怀抱一样地温暖。晃晃悠悠地。君竹就好像回到了儿时母亲怀里地感觉。她一直走在寻找地到底是什么呢?她所有地努力真地都是为了使命吗?她不是也在寻找属于自己地人生之路吗?

    她地路到底在哪里呢?她地目地地又会是哪里?不断地漂泊流浪。辛苦了很久地心灵也要找个地方停下来休息一下了。她地港湾在哪里呢?

    第三日。霍焰地确沉不住气了。他终于决定发兵。他怕。他要是再不发兵。这一生就再也没有机会发兵了。霍焰知道自己就算是发兵也会输。现在士气低迷。根本就不可能胜利。除非出现奇迹。就算是这样。他也要拼死一搏。就算是最后死了。他也要死在自己地手中。

    霍焰。地确称得上是一个角色。只不过。他没有把握时机。说不定他地一生有做皇帝地机会。可是。命运终究还是让他失败。

    霍焰发兵了。君竹得到消息,立刻整装出发。战争刚刚开始,霍焰的士兵就开始节节败退。君竹命人高喊,投诚不杀的话语,那些士兵纷纷放下武器投降。

    最后,只剩下霍焰一个人站在断崖顶上,拿着一把剑,遥望着君竹。

    “时不与我。我又奈何。尉迟君竹。你回去告诉尉迟青峰,来世。我霍焰一定会比他更早认识梅丽丝,来世,梅丽丝就是我霍焰的女人,和尉迟青峰一点关系都没有!”霍焰大声喊着,山顶的风很大,将他的声音吹的七零八散。

    “你不要痴心妄想了。霍焰,茫茫人海中,那么多地人,你偏偏要注视在一个不可能回应你的人身上。你这是自作自受。或许你的身边有很多人都在看着你,她们在仰望着你,但是你却不曾回头。一味的遥望着不属于自己的那人,而忽略了身边一边默默跟随你的人。希望来生,你可以看明白这一点,早日找到自己的最终归宿。或许,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情字。”

    霍焰在临死的那一刻,心中想了很多事情。他所做地这一切不就是为了一个情字吗?他想要得到梅丽丝,但是梅丽丝却跟了尉迟青峰。他一直都在想,他要是皇上,就可以得到梅丽丝,就可以抢到梅丽丝。他希望可以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利,为了就是能过抢到自己喜欢的女人。

    或许,这一生他不懂得爱,他只知道痴迷,痴迷于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还为了得到她而毁了自己的一生。他后悔吗?不知道,他不知道。或许吧。他现在突然觉得好轻松。再也没有了那些无所谓的压力,再也没有了那些强加给自己的责任。他现在不需要在感到愧疚,不需要觉得亏欠了谁,也不需要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什么都不做了,他就这样吧。这样的心无一物的离去。

    霍焰最后凝视着君竹,缓缓地抬起握剑地手,“我这一生或许做错了,就让我在这里死吧,让我葬身在这火山之中,让炽热的火焰,燃烧尽我邪恶地灵魂。霍焰啊,火焰!这就是我最终的归宿吧!给皇上说,霍焰对不起他。”冷光寒彻的剑身横在霍焰的脖颈,用力的将剑划下,鲜血染红了银白色的剑身,伸手抛了剑,霍焰的身子往后沉沉的倒去,最终坠入了火山底部。

    带着他未尽地遗憾。还有释然的笑,霍焰离开了这个人世。

    君竹命人将那把剑仔细收好,令非同去重新收编了霍焰的队伍,然后凯旋而归。回到京都,君竹面圣呈上霍焰自杀的剑。龙御百感交集,没说什么。

    十天后。沸沸扬扬的龙日篡位事件,终于告一段落。现在,龙日帝国百废待兴,人人充满了向上了的斗志,和欣欣向荣地气势。他们期待着更加美好,更加幸福的明天。

    君竹和毒耀在将军府的餐厅里用饭,伺候他们的是小梅和小兰。她们两个人已经在三天前正式离开皇宫,现在留在君竹的将军府里。

    皇上赐了君竹新的威武王府,但是君竹不想搬过去。朝中的事情。她已经累了。从断崖回来之后,君竹就呈上了奏折辞去官职。两天后毒耀呈上奏折要求辞官回乡。不久之后,龙御重掌朝政。大赦天下。

    “竹儿,你想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办了?”

    “恩,我想去金鸡山找父亲和师傅。过段时间再去波斯帝国瞧瞧。”

    “皇上肯放你走了?”

    “他不放我走,我就不走了啊。难道你这次又要把我送进宫去。”

    “竹儿你别生气,上次是我不对,我发誓,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毒耀一看君竹生气,立刻又是发誓。又是表态。

    君竹现在发现毒耀真是很可爱。以前的时候,都没有仔细看过他。但是从霍焰死后,她就一直在想自己的事情。想想霍焰,再想想自己,她似乎也一直遗忘了身边地人。

    “毒耀哥哥,你要去看看伯父和伯母吗?”

    “是啊,你跟我一起去吗?”

    “好啊。”

    “真是太好了,我娘一定会高兴的。”毒耀道。

    “行,快点吃饭吧。吃完了我们去收拾一下。上次去的时候,都没有准备礼物,就那么空着手就去了,这是过意不去,这一回,我一定要买点礼物带去。”

    “行,叫小梅和小兰陪你一起去,我去皇宫把公务交接一下。”

    “也好,你去吧。”

    毒耀去宫里办事。君竹带着小梅和小兰去逛街。小梅和小兰从来没有在集市上面买过东西。一脸地好奇,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十分的开心。君竹一袭男装打扮,十分的英俊挺拔,跟在她们身后,很好笑的看着她们似的举动。

    现在京都很多人都认识君竹了,上次君竹解决了霍焰,凯旋而归,皇上龙御亲自带百官前去城外迎接,更是造成了一时轰动。

    “将军,你快来看啊。”小兰跑过来拉住君竹手,往胭脂水粉的摊子前面走。出了宫,君竹就禁止小梅和小兰在叫自己娘娘,让她们叫姐妹死活不同意。因为君竹现在还是男装打扮,所以,小梅和小兰后来就跟着阿福叫将军。

    “将军你看,这个好看不?”小梅也拿起一个桃红色的胭脂,问君竹。

    “这个……我怎么知道!”君竹汗颜,她很少用这个。长大之后,也只有进宫的那段时间有用过,但是,那也是宫女们给装扮的,她根本就很少动这些东西。

    “将军,这是胭脂啊,这个颜色真好,粉色地,就像春天的桃花。”小兰笑道“小丫头思春了吧。”

    “讨厌了,将军,小梅姐姐嘲笑我。”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赶快买吧,买完了我们好回去。”

    “是,将军。”

    路边摊子上的老板见着了传说中的将军,激动了送了君竹好几个胭脂,窘的君竹一张脸难得的泛起红晕。

    抢购了一大推的东西,君竹逃难一般回到府里,惊得阿福立刻拿出家伙,忙道:“怎么了,怎么了?将军这是怎么了?谁敢欺负将军,我阿福第一个跟他拼命。”自当阿福知道君竹是女的,看家护院更是忠诚。

    “就你还想救将军啊。将军没事。都是那些百姓太热情了,追着给我们送东西,我们才逃回来的。”小梅喘口气,将手里地东西全部放到阿福身上,然后才和小兰一身轻松的跟着君竹进了内院。

    阿福苦着脸。这种一身的东西,大叫:“哎,你们也帮帮我啊,我要怎么拿啊。啊,对了,有人来找将军……”

    君竹没听到。到了厅堂才发现那里有人。

    “咦?大哥,你怎么来了?”来人不是别个,正是蒙括。

    “怎么,现在出名了,我这个做哥哥就不能来看看你。”蒙括笑道。

    “看我做什么啊,我现在挺好的。”君竹坐下,小梅等人送上茶点,很乖巧的退了下去。

    “你啊,大难临头了都不知道。”

    “啊。不会吧,现在不是四海升平吗?该死的都死了,该杀了的都杀了。现在天下一片晴朗,哪里有事。”

    “小笨蛋,你就是因为出地风头太多了,所以才有事。”蒙括道。

    “哦,”君竹一听,觉得有理,“可是,我已经这样了,能怎么办?”

    “我看你还是躲躲去吧。”

    “我正要去躲啊。我要去金鸡山找爹爹。对了。大哥,爹爹还没死,你知道吗?”君竹有些胆怯的望着蒙括,她没把爹爹还活着地事情告诉他,他不会生气吧。

    “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地英勇事迹都传遍整个中原大陆了,我能不知道吗!”蒙括伪怒道。这个小丫头,原来也有狡猾可爱的时候,恩。还是这个样子好看。可爱地模样,才像十六岁地孩子。

    “大哥,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知道了,你这个小鬼头。”蒙括道:“不过,你还是不要去金鸡山打扰父亲了。他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你要是去了,岂不是鸡犬不宁。现在可不是一个组织想要找你算账,我还是去我的王宫躲一躲吧。”

    “这么麻烦?那算了。我还是去波斯躲躲吧。”

    “波斯?”蒙括惊道:“你能去波斯?”

    “大哥不知道吧。我可是波斯圣教的圣女,未来的波斯教主。”

    这一个消息可真够劲爆的。当真是把蒙括震得头晕目眩。

    “你还真是……令为兄刮目相看。”沉吟了半天,好不容易缓过神儿的蒙括,最终只说出了这么一句。

    “大哥放心,我会看着安排的。倒是大哥你,要不要去金鸡山见见父亲。”

    “这个……”蒙括踌躇起来。

    “大哥不要害怕,父亲很温和的。这样吧,我修书一封,你帮我带给父亲,这段时间我就不去看他了,等我从波斯回来,再去看他。”君竹根本不给蒙括反对地时间,以最快的速度写好了短信,然后交给蒙括。接着又拿出一张地图,仔细的标出金鸡山地地点。后来又杂七杂八的交代了蒙括很多要点,然后连留他吃饭都没有,就把他给送出了府门。

    等到蒙括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到了京都城外。心中顿斯一阵沮丧,又被竹儿给蒙骗了,就然连道别的机会都不留给他,就把他给撵出来了。

    其实,蒙括不知道的是,君竹就害怕道别了,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只好先送走蒙括,这样她就可以默默的想着他,不用哭的稀里哗啦的给他看了。

    稍后,君竹开始收拾东西。没过多久,毒耀从宫里回来,慌慌张张去找君竹。

    “竹儿,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毒耀哥哥慢点说。”

    “沧月帝国大举来犯,已经聚集到边境了。”

    “他们想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耶律齐严明,要你立即应战,你要是不去,他就攻过边界,再占犁田三县。如果你去,他就等你三天。竹儿,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出战啊。”君竹说着就去拿自己的战甲。

    “竹儿,你都辞官了。”

    “我也不能丢下犁田三县地百姓不管啊。”君竹道。“毒耀哥哥,你先去回去看看伯父伯母。刚才蒙括来过来,他说现在有很多人正在找我的麻烦,我要去波斯避一避,你先不要跟着我了,距离太近。对你不好。”

    “你……”毒耀怒极,稍后又强压下怒气,没事人一般道:“那好吧,你自己保重。”

    君竹心中一阵失落,接着就立刻去皇宫了。

    “竹儿,这一次。还需要你出马。”龙御一见着君竹就道:“你的辞官折子,我可一直不批。威武王和皇后的位子,我也会一直给你留着,我等着你回来。”

    “末将去了。”君竹答应,却也没有明着拒绝。龙御,你的好我多记着。这一份温馨就是我送给你最后的礼物,拒绝也许会令你非常伤心,不过,它早晚还是会到来。

    君竹带上非同和华天。一起赶往边关。因为君竹生前,张寿也跟着升了上来,李祥也因为跟随君竹立功。被升为镇国将军,圆了他已久的梦想。非同也升为辅国将军,就连华天也升了迁。

    君竹将年轻一代的士兵全部提拔上来,为他们安排来一切,就是为了等他走地是很,军营不会乱套,整个龙日帝国能更加紧凑地向前发展。

    历时三天,君竹再次来到犁田三县。这一次君竹的到来,不像第一次那样居于城外。而是被风风光光的请进了犁田安置。

    明日就是和耶律齐决一死战的日子,君竹夜里睡不着,到院子里来看星星。想起自己临走的时候,跟毒耀说地那些话,君竹一个劲儿的后悔。后悔之余,也不免有些生气,气毒耀竟然什么没说就让他走了。心里失落的很,一路上都没有提起精神来。

    明天就是最后一战了,胜了。她就可以活着开始新的生活。死了,一切都归于尘埃,沦入轮回。明天就是一切纠葛地终结,明天也是一切新生活地开始。一切,尽在明天!

    第二天,数万万人集结在龙日帝国和沧月帝国的边境之上。他们遥相对望,似乎都在准备着随时出击。

    君竹和耶律齐策马上前两步,两个人再次相见,君竹地心境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耶律齐却不是。他再一次见到君竹。感觉比起上一次更加地强烈。没见一次她,他的心就更加的激烈。更加地想要得到她。

    “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称呼你尉迟君竹了吧。”耶律齐道。

    “可以。”君竹不为所动,继续维持一贯的冷静。这是她在外人面前的保护色,特别是在自己的士兵们面前,她需要镇压他们骚乱的威严。

    “这一次看你,又和上一次不一样了。真是太美了。这模样,这身段,每一处都是上上之选。”耶律齐色狼一样的目光看在君竹的身上异常的难受。

    “请你放尊重,大单于王。现在请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发动这场战争?或者说,你只想演一场戏?目地又是为了什么?”

    “你!”耶律齐死死地盯着君竹,“是你,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真丝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认识你。现在倒好了,你是威武王了,我更加没有机会再得到你。不如这样吧,你跟我走,我就不攻打龙日帝国,不然,我可就要不客气了。”

    “那就试试,我身为堂堂护国将军,还能怕了你不成。”

    “说得好。你说说,龙日和沧月帝国真要是打起来,谁收的损失会更大一些。”

    君竹瞪他一眼。这还用说吗,沧月兵强马壮,龙日素来就是兵力衰弱,再加上近些时候的内部大乱,更是令龙日圆气大伤。常若现在开战,僵持不下,一打就是数年,龙日的百姓怕是负担不起啊。

    “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到沧月来,留在我身份。只要你在我身边呆着,我愿意和龙日签署和平条件,在你在沧月帝国的时间,永远的不攻打龙日。常若你离开沧月帝国,可就不要怪我不顾诺言。”

    “你这是……欺人太甚!”君竹喝道:“虽说你贵为沧月大单于王,可以你这也太看不起我尉迟君竹,更是看不起我沧月帝国。要战便战,我们已经无需再谈这些。”君竹冷喝道。

    “好,够气魄。我喜欢。我永远等着你到我身边来,记住了。”

    一次谈判未果,也同时宣誓着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君竹忙的团团转,身体也是每况愈下。但是,她却是不服输的人。她不能将自己卖给耶律齐,也不能将龙日帝国拱手让给耶律齐。她相信只要万众一心。她可以带领龙日军民守护自己地国家。

    一天之后,第一场战争打响。在龙日帝国和沧月帝国的边界上,君竹远远的和遥望着前方战场上士兵们用生命守护国土的战争。鲜血洒满大地,白骨堆积成山。国家就是用鲜血和生命还巩固起来的。

    第一场大战之后,龙日损失剧烈,沧月要好些。当战争结束,君竹独自骑着马来到硝烟弥漫地战场时,远远的看着耶律齐送给她一个志在必得的眼神。君竹在那一刻,收起失意。她要为了帝国的百姓而战。

    回到营地,君竹重新整顿,第二次战争。稍稍挽回了局面。但是看到士兵们地士气不复从前,君竹十分担心。她也曾想过要用《将帅曲》,可是那个曲子只能弹一次,再弹第二次,她需要休整很久调养内力才可以,很耽误事。所以,君竹打算将它用在最该用地时候。

    边境大战,而且还不是普通地大战,消息传到京都。龙御吓坏了。他十分担心君竹,立刻下令南方军营全部去质疑,又从北方军营调了二十万过去,就这样给君竹凑了五十万大军,派往前线。他又给君竹送去了很多粮食,军用物资,大大地缓解了君竹的赤字情况。

    而犁田三县的百姓,和周边县的百姓,都很感念君竹的恩德。他们通通过去帮忙。不能上前线打仗,他们就给军队准备食物,帮助士兵洗衣服,给士兵们准备热水衣物,更有不少妇人集合起来,给士兵们做鞋子,着实把这些士兵们给感动了。他们消失的士气,也渐渐回笼。

    在暂时停战五天之后,君竹又意外的收到了一份大礼。是蒙括派来的援助君竹地二十万军队。

    君竹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心头。这一战。她一定要胜利。为了龙日和蒙泰的百姓从此过上平静的日子,她也要尽全力。

    第三次大战轰轰烈烈地拉来了序幕。君竹带着将近八十万大军镇守在边关。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就连耶律齐也震住了。

    战争比想象的结束的还要早。其实,不结束也不行了。八十万大军实在太厉害,而且各个兵种相互结合,硬是挡下了沧月帝国六十万大军的进攻。结果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龙日,沧月,蒙泰都损失超重,死亡无数。耶律齐率先提出休战,而此时龙日和蒙泰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休战之后,迎来的就是清点战场,得出的结果更是触目惊心。整个战场哀鸿遍野,血流成河。烧掉的战士的尸体,可以填下半个亚哈拉山脉。

    最终统计结果是,沧月帝国六十万大军死亡十万,损伤二十二万,失去战斗能力五万。

    龙日地结果是,五十五万大军,死亡五万,损伤十五万,失去战斗能力五万。

    蒙泰因为排除人数偏少,所以比起沧月和龙日的损失来说,应该算是小的。但是,对于蒙泰的征兵比例来说,却是巨大的。蒙泰派出的二十万大军,死亡三万,损伤八万,失去战斗能力一万二。

    综合来说,龙日和蒙泰联手,却还是和沧月战了一个平手的局面,由此可见,沧月的军队是多么的勇猛。

    战事结束之后,三国代表再次做到一次。

    代表龙日地尉迟君竹,代表沧月的耶律齐,代表蒙泰的蒙毅,三个人商量之后,决定签署一份和平条约。条约有最重要的两条,第一就是沧月不得在侵害龙日和蒙泰边境,不得在肆意进攻周边国家。另一条就是,龙日以平价提供粮食给沧月和蒙泰,沧月好蒙泰也要以平价提供畜牧产品和矿石产品给龙日。三方友好协商决定将和平条约暂定二十年。

    龙御将此事全权将给君竹负责,君竹却说自己不能做主,要求朝廷另外派人来。于是。龙阳就来了。

    三位代表在边境签署了历史上有名的亚哈拉和平条约。君竹也因此此一重大时间,而留名史册。

    条约签订完成之后,蒙毅和君竹道别离去。耶律齐也在当天晚上找到君竹,非要一见君竹本来面目。君竹给他看了,顺便提了一下自己被谨妃陷害毁容的事情。

    耶律齐对君竹说,他之所以签订和平条约。是因为她在龙日帝国的关系。只要尉迟君竹在龙日帝国一天,他耶律齐就不会进攻龙日。

    耶律齐还说:“无论等多久,等到什么时候,我都会等你。”

    君竹只能对他说一声抱歉。耶律齐临走之时,向君竹索要了一缕发丝,君竹不解,却还是给了他。

    听闻,不久之后,耶律齐回到国内。抓回逃跑的谨妃,将她彻底毁容,留在身边。整日虐待。又听说,耶律齐后来取了一个小国的公主,只因为那个女儿和尉迟君竹十分酷似。但是,那个女人为耶律齐剩下两个儿子之后,耶律齐就将她送回了小国。沧月皇宫地仆人竟然会看见耶律齐对着一缕发丝亲吻,眼睛望着远方,充满了怀念。

    送走了蒙毅,又送走了耶律齐,君竹分别给非同。华天,还有龙阳留书一封,接着销声匿迹。

    自此以后,再也没有听说说起过尉迟君竹这个人。

    当龙阳等人发现留信,君竹早已远去。

    龙阳将尉迟君竹留给龙御地信和失踪已久的兵符,以及一个锦囊带回京都。龙御将兵符交给龙阳,任命他为护国大将军。将威武王地王位一直给君竹保留。

    龙御去了静夜阁,在那里看完了信,坐了三天三夜。出来之后,对外宣称威武王有秘密任务安排,暂不上朝。龙御按照君竹留信,从锦囊里取出凤鸾迷幻的解药服下,三天后,龙御大婚,去了龙日帝国第一富商的女儿。三年后,龙御有了一子一女,其子立为太子。十五年后。传为与他。

    据李德安回忆,龙御立刻在大婚之前。在静夜阁坐了整整一个晚上,将尉迟君竹留给他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天明之时,龙御才命他取来火盆,亲自将那份看了很久地信给烧了。当天,静夜阁被封,从此以后的二十年,成为宫中秘笈,不准任何人提起。

    君竹离开军营之后,并没有走远。波斯圣教的使臣就在君竹的身边一直保护她。作为未来的波斯女王,身边有几个人保护也是很正常的。

    君竹一出来,那些人就给她行礼。君竹让他们带自己去会合地点。

    第二天一大早,在西北大海的一个港口,一艘巨大的海船正在升起一面面的白帆。四位长老和众多地波斯使臣一起簇拥着一袭盛装(还是男装,君竹死活不穿女装)的君竹走过来。

    穿上早已准备好一切,手脚利索的手下正在忙活了。昨天下午他们还去买了三个仆人回来,一路伺候他们。一行人上了船,君竹站在船头,眺望东方。

    毒耀哥哥现在怎么样了?他现在一定在伯父伯母那里吧,三口一家快活地吃着早餐,多么幸福啊。他一定不会想到我吧,不知道我会不回去吧。对不起了,毒耀哥哥,我要去的地方,没有你。你不能跟我走,你还有伯父伯母,你跟我走了,他们怎么办啊?你一定会选择留在他们身边吧。

    而我,似乎从来没有给过你答案,你一个人等的很辛苦吧,一直得不到我的回应,心很冷吧。对不起,我错了,我不知道自己以前怎么了。瞎了眼了,竟然一直多没有看到你,等我开始正视自己感情的时候,你的心恐怕已经变得冰冷无比,再也不能泛起一丝温度了吧。

    是我害了你,我害了你这么久,不能在害你一辈子。希望你可以留在龙日帝国,以后找一个爱你的妻子,你们一起过上幸福的日子吧。

    再见,我挚爱的毒耀哥哥!

    “开船吧。”君竹轻轻地下了命令。

    “起锚。”巴图立刻传下命令去。船要开了。图解,你们要是再不回来,就回不去了。巴图可能还不知道,巴图和阿萨他们已经在战场上牺牲了。只不过人太多了,君竹也不知道而已。不过,这件事情还是有一个人知道的。那就是安排这一切的人,那个叫做谨妃的、沦为奴隶地女人知道。

    船开了,岸边一再的离她远去,君竹的心情很不好。看一眼一再后退的景色,君竹道:“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恭送圣女。”君竹在一干众人的恭敬声音中,来到自己地房间。

    她走进去,房间很舒适,而且看起来很熟悉。就像……自己原来地房间一样。君竹在这里找到了难得的安心感。她走到床前,抚摸着柔软的枕头,然后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中。

    在梦里。她似乎看到了毒耀哥哥。毒耀正在抚摸她的头发,帮她拢着衣服,轻轻触摸着她的脸,还帮她盖被子,轻声的在她耳边呢喃着,好像在说,你这个小坏蛋,怎么可以舍得留我而去……

    君竹猛然间从梦中惊醒,睁开懵懂大眼。努力的眨了眨。眼前似乎有一个人,熟悉地模样,熟悉地气息,只不过她的脸上没有熟悉地笑容,而是有一种很严肃地,生气的感觉。

    “毒……毒耀哥哥,真的是你吗?”君竹伸出手,触摸着毒耀的脸。“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你这个小笨蛋,小坏蛋……”毒耀声音哽咽着。伸出手,用力将君竹抱在怀里,收紧胳膊。“小笨蛋,笨蛋竹儿,竟然敢丢下毒耀哥哥一个人跑路,又想打屁股么……”

    “毒耀哥哥,你到哪里去了……”君竹哽咽着,任由晶莹的泪珠从眼眶中滑落。“你不要我了,不要竹儿了。也不来找竹儿……”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不要我的竹儿,只有竹儿不要我。我怎么会不要竹儿。就算是竹儿不要我,我也要追来。我说过,无论天上地下,我都会守在竹儿身边,永远的守在你身边……”毒耀说道动情处,一双眼眸也泪光婆娑。他期待已久,他等待已久,他盼望了已久,他的竹儿,终于接受他了。

    “毒耀哥哥,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就算是做梦也不行……”

    “好好,我答应你,无论哪里都跟着你,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里……”

    “好,不要走,毒耀哥哥,不要走……”君竹闭上眼睛,拉着毒耀地手,再一次躺下来。

    毒耀的脸上挂着灿烂如同彩虹的笑容,温柔的给君竹盖上被子,轻轻的拍着她的肩头,凝视着她的小脸,就这么守着她。

    蓦地,君竹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她好像刚才梦到毒耀哥哥了,那是真的吗?摸摸脸蛋儿,好像真的有泪水,想要抬起两只手,却发现其中一只抓着某个东西。扭头一看,是他!

    “小坏蛋,睡醒了吗?”温柔如常地问候,和熙暖暖的微笑,这一切都是专属于毒耀的招牌。

    君竹伸手小手揉揉眼睛,再看看面前的人。愣了一会儿,猛地扑过去,“毒耀哥哥……”

    “小笨蛋,终于睡醒了。”毒耀说着小时候的昵称,亲密无间的将君竹抱在怀里。

    “毒耀哥哥,果然是你。”能够无条件包容她的,能够无条件帮助她的,能够无条件站在她的身边地,只有毒耀。

    “不是我,还能是谁啊。想我了吗?”毒耀刮着君竹可爱地小鼻子问。

    “恩竹十分诚实的回答。经历了这么多,现在她想要做地,只有珍惜。

    而毒耀也同样是这样的想法。“好了,起来吧,小梅和小兰大约已经煮好饭菜,我们去吃饭吧。”

    “毒耀哥哥,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君竹不确定的望着毒耀的眼睛问。

    “你说呢。”毒耀不说话,直接走进君竹,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用行动来表示他的决心。

    君竹笑了,快速的起身,整理好衣服,跟着毒耀走出船舱。不知道何时天边已经泛起晚霞,海天一色都沐浴在金黄色的光辉之中,朦胧的山色更见美丽,偶尔天边飞过几对大雁,留下几声雁鸣。

    君竹和毒耀站在甲板上,看着不远处那一圈金黄色的耀眼圆球慢慢下沉到天边下。金黄色的光晕变成橘红,深红,紫红,黑红,直至慢慢变成黑色。一轮下玄月挂上枝头,几颗耀眼的星子眨着闪亮的眼睛。

    君竹望着身边的人,接受着他的凝视。

    “你会永远陪着我,论论身在何方,无论艰难困险,无论生老病死吗?”

    “会。永远都会,生生世世。”毒耀将一个吻,轻轻的印在君竹的唇瓣上。清新又甜美的味道,令他沉迷。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两个人紧密的靠在,一起仰望着天边相互依存的星月。生,一世,一辈子,眼相望,手相牵,心相连,足矣!鸟花吧,庆祝吧圆满解决吧

    感谢xxtv感谢qdv感谢书友,感谢编辑,感谢所有值得感谢的你们子太爱你们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看小说到网www.23us.co,章节更多,作者,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