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签着唐少平大名的图稿指给宋晶看,“这些图我在小文桌面上看过,而且,她当时在哭,这是怎么回事?”

    宋晶眼过极快地闪过一丝不自在,但仅仅是一闪而过,却没能逃脱夏之的眼睛。“是这样的,小文偷了唐小姐的图稿来抄袭,被唐小姐发现在,说了她几句。”

    “是这样吗?”夏之认真看着图稿。

    “真是这样。”宋晶毕竟是在龙威混过些日子的人,十分老道。

    “花子,你进来一下。”夏之拨通了花子的分机。

    花子进来后,夏之在他耳边这样那样的指示了一番,花子点头去了。

    宋晶脸色有些苍白,“夏经理如果没什么事了,我先下去。”

    “哦,还有点事要你陪我去办。”夏之说完领先往监视室走去了。

    宋晶忐忑不安地跟在了她后面。

    花子将所有新来的设计招到公开会议室,要他们将这次这些日子来画的设计稿,在十分钟内画成速写图。

    小文愣了愣,最后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飞快地在复写纸上画了起来。

    夏之看到这儿。嘴角勾起了笑意。

    宋晶却不明白她葫芦里卖地什么药。

    夏之等花子收了图稿。才又领着宋晶回了办公室。接过花子递来地图稿。嘴角地笑意更深。丢到宋晶面前。“你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宋晶惨白了脸。说不出话。

    原来在十分钟内要画这许多款式地速写图实非不易。除非对自己设计地款式十分熟悉。

    小文在这十分钟之内竟将她上次在桌面上看到地图稿也就是唐少平交上来地图稿一件不差地全画了出来。连细节都没有差错。不但如此。还把工艺作法一一注明地非常清楚。可以看出当时设计这些图稿时是用尽了心思地。

    而唐少平二十几个款式却只画出了四五张,款式上的细节更是漏洞百出。

    “花子。去把唐少平和小文带叫进来。”花子应着走了。

    唐少平看到老板桌后地夏之,出错了三分钟的错愕。直到花子给她正式介绍才傻了眼。

    夏之开门见山地问,“这些图,你们自己解释吧。”

    小文在画这些图时就下定了决定,怎么也要为自己争取一次,如果争取不到,龙威也就不是她能呆的地方,见夏之问起。也就如实说了,“这此稿全是我设计的,被唐小姐看上了。有一天下班,我忘了锁进柜子里。第二天就看到我这些图全被唐小平抄袭,而且一点都没有改过。我去找宋小姐评理,结果宋小姐要我识相些……”小文说到这儿停住了,毕竟宋晶是龙威的高层人物。

    夏之看了眼宋晶。

    宋晶厉声喝骂,“你胡说。明明是你抄袭唐小姐的图稿……”

    夏之皱了皱眉,横了她一眼,吓得她忙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到了这时候,还不知悔改,真是无药可救。

    夏之又看向唐少平。“你有什么话说?”

    如果换成别人,唐少平定然会打死不认地力辩。但对手是夏之,对她过去太过了解的夏之,一张原本还算漂亮地脸憋成了紫黑色。

    夏之直接拨了电话去人事部,将宋晶开除处理,而且此事要写成公告,也给她服装部的人提个醒,再有这样的事发生。杀无赦。

    宋晶顿时慌了神。“夏小姐,不要开除我。我在龙威五年了……”

    “出去。”夏之不看她装出的可怜相,对花子说。“其他的事就交给你处理了。”

    宋晶颤着双腿走了。

    唐少平恨恨在刮了夏之一眼,走着瞧,她还有王牌。

    等一干人全走了,夏之捂着嘴,冲进洗手间大吐特吐,这小祖宗怎么就这么折腾人呢,这才一个多月。

    程梅在看到她冲向洗手间时,就跟了来,看着面色白,有气无力的夏之,着实吓了一跳,一边递着纸巾,一边给她拍着背,“你这反应怎么就这么厉害呢,在北京还没反应呢。”

    夏之无奈地摇了摇头,“帮我拿下背包送我回去。”今天她实在没力气坐在办公室了。

    程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去了夏之办公室,没忘了唤着花子通知寒筠,这丫头这样子还能和他呕什么气。

    花子冲进寒筠办公室,“寒筠,快,夏之出事了。”他只知道程梅要他叫寒筠,到底什么事,他也不知道。

    寒筠心里一紧,跳了起来,已在花子前冲出了办公室,正要往服装部跑,正好撞上唐少平

    唐少平一见他就缠了上去哭诉,说的天花乱坠,只要寒筠让她留下。只要她能留下,夏之哪能是她玩手段地对手。

    花子从办公室出来,叫回寒筠,“已经下楼了。”

    寒筠又跳到电梯口。

    唐少平仍跟在后面,寒筠好生不耐烦,“我现在有事,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出了电梯,刚好见程梅扶着夏之从另一个电梯里出来,面如白纸,抢上去一把抱住,“夏之,你怎么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夏之吐过以后,已经好过了些,看见跟在他身后的唐少平,冷哼一声,推开他,“程梅,我们走。”

    唐少平更是愣住了,这个董事长和夏之的关系似乎不寻常,可是这些天,她每天都会守到他回家的时间,搭他的顺风车,他也从不拒绝,按理对她不会没有意思。

    “董事长,她身为经理,难道可以公报私仇吗?”

    寒筠不耐烦皱紧了眉头,他现在最想知道地是夏之是怎么了。

    程梅听了唐少平的话,早就憋了好久地气,瞬间暴发。“唐少平,他们要注意形像,我可不用这么多顾忌。你可别给脸不要脸,你抄袭别人的劳动成果,还有脸在这儿嚣张。难道你还想让董事长把他老婆炒了来娶你不成?”她这话可以说是一石二鸟,没忘记白了寒筠一眼。

    “程梅,我们走。”夏之拉了程梅往外走,她可不想在龙威让人看笑话。

    “董事长的老婆?”唐少平感觉是被电击中了。

    花子鼻子里哼了一声。“夏之是董事长的未婚妻。”

    从医院出来的路上,夏之抱着双臂气呼呼地在前面走,该死地寒筠,害她怀孕,还敢闹绯闻。

    “夏之,我这么做也是有意想气气你,让你能早点跟我结婚。我和唐少平真的什么也没有,只是顺路搭过她几次回家。而且每次,花子都在车上地,你不相信可以问下花子。”寒筠跟在她身后,从左边转到右边,再从右边转到左边。不停地焦急解释。

    “花子跟你穿一条裤子地,问了也白问。”夏之百分之百的相信他。但就是气不过。

    花子愁眉苦脸地跟在后面,寒老大要他随传随到地作证,没办法,只能跟在后面当尾巴,命苦。

    最后面还有一个捂着嘴笑得有牙没齿的,幸灾乐祸地程梅,臭男人。和女人玩心眼。活该倒霉。

    “夏之,你别生气了。我们结婚吧。”

    “你认为我还会嫁给你吗?”

    寒筠短时间地错鄂,“我可是孩子的爸爸。你怎么能不嫁我?”

    “现在医学很发达,孩子才一个月多月,很好处理。”不气死他也要吓死他。

    “你敢,夏之,你敢伤害我儿子,我会杀了你。”寒筠的脸瞬间黑如锅底,感觉自己快被气炸了。

    “被你杀死,不如我自己先摔死。”夏之往前跑了几步,作出一个脚步不稳的动作。看着被气炸了的他,肚子里笑开了花。这就是跟她玩花样的下场。

    寒筠吓得面色惨白,一声惨叫,“夏之。”冲上前,将她捞进怀里,等确定她安全在他怀里时,才把悬起的心放落下来,怒视着道:“你居然敢……”

    夏之“卟哧”一笑,“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玩花样?”

    寒筠微微一愣后,看着怀中的笑颜,才知自己上了她地道,她并不是真的要伤害孩子,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不敢了,不敢了,以再也不敢了。”

    尾声……

    一个大约三岁的小孩子,在龙威楼顶的玻璃屋中拿着一把玩具剑乱砍乱削,一朵朵玫瑰在他地剑下粉骨碎身。

    每一朵玫瑰被小魔星催残,旁边的韩夫人就打个哆嗦,这可是儿子和媳妇最心爱地玫瑰花屋。但看着小魔星玩得兴起,又不忍心打扰了他的“雅

    电梯门打开,先走出电梯的夏之脸上的笑瞬间僵住,一声惨叫,“寒筠,管管你的儿子。”

    跟在身后的寒筠看到这惨不忍睹的花房,面色惨白,提过正为自己地绝作洋洋得意地小魔星,放在膝盖上,照着小屁股就是一巴掌。

    韩夫人冲上去,抢过小魔星,“你们敢打我孙子,我跟你们没完。”当然是雷声大雨点小,抱着小魔星一溜烟的进了电梯。

    留下看着一屋子残花苦笑地夏之和寒筠,这个儿子都不知道到底象谁,这么混蛋。

    (全书完)

    作者后话:下一本短言系列是果子特别喜爱的一本,希望大家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