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离 卷四 宫绝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负人依(终章)

    官道上,一个骑着马的英俊青年拦在了一辆马车面前,两方对峙良久,却听车中传来女子温柔的声音。

    “言儿……你这是,何苦……”

    林苏扬早就猜到林子言会追来,当她让沈笑带着她的亲笔信送到林府后,就已经做好了要面对林家人的准备,却不知他竟来得这样快。

    “姐……你真的,要离开了吗?”林子言声音干涩地说道,就这样离开,永远不再回来?

    “言儿,”林苏扬坐在车里说道,“你知道的,回不去了,我们都回不去了……早在爹将我送入朝堂之时我们便回不去了。”

    “……姐,对不起……”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我只是,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言儿,我不知道你们会做什么,只求你,保住自己,保住爹……以后,忘了我这个姐姐,让爹忘了我这个女儿吧……”

    林子言沉默不语,盯着丝毫不动的车帘。

    司君行看了他一眼,扬鞭策下,马车便绕过林子言向前方行去,自始自终,林苏扬都没有出来见他一面。

    林子言立在官道之上,阵阵尘土将逐渐远去的马车隐在其中看不真切……

    宏历三年十月,凤湘太后、祁妃及萧妃因鼓动大臣密谋造反,查证属实被处以斩首之刑,相关大臣凭罪论处。至此,宏帝彻底清除凤党余孽。

    十一月。靖淑皇后因病去世。宏帝以国葬之礼将其送入帝陵。

    十二月。封玄美人为玄妃。允太子秦箫为其教养。

    宏历四年一月。殷王秦柯将兵权尽数释手。自此隐退朝堂。

    九月。燕辽国圣瀚帝向宏帝宣战。两队于金山河集结。此次大战历时一年半。于宏历六年八月终结。两国议和。以金山河为界。双方互不侵犯。共享和平五十年。

    宏历七年五月。大央顾城粮价突涨。宏帝欲开仓平价。朝中以礼部尚书林呈为首地一干大臣力谏反对。彼时。风云再起……

    “娘亲。亮哥哥又欺负华儿了。”一个稚嫩地声音在耳边响起。然后就见一只胖乎乎地小手伸了过来。白白地手背上面被墨汁画了一朵小小地花。

    林苏扬放下了手中的书,眼中潋滟一片,俯身抱起了站在旁边的小娃说道:“是不是华儿又调皮欺负哥哥了啊?”

    “才没有呢,华儿从来不会欺负亮哥哥。”小娃理直气壮地说道。

    “是吗?”林苏扬挑了挑眉,“那哥哥脸上地东西又是怎么来地?“是……是……”

    “姨娘。是亮儿自己弄的,不关妹妹的事。”满脸都被墨汁涂黑的小孩儿站在门口怯怯地看着林苏扬怀里的小人说。

    “……我离开这么一会儿,你们俩又在吵架了?”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笑着说道。

    “干爹……”小华儿朝着来人兴奋地叫道,挥着手要他抱。

    “怎么,九王爷舍得放下你那盘棋过来逛逛?”林苏扬把小华儿放下来让她自己去玩,秦柯却蹲下身一把抱起了她。

    “还不是你那夫君。说要下山给你买什么茶让我帮忙看着这两个小鬼头。”

    林苏扬看着门口的小男孩问道:“亮儿,你爹娘呢?”

    “娘说……娘说咸城要开什么武林大会,就拉着爹爹下山去了……”

    “这个笑儿,多大的人还这么贪玩,木清也是,就这样纵容她。”林苏扬恼道,又要她帮着照看孩子。

    “说别人,难道司君行就没宠着你?”秦柯笑说。

    “是啊是啊,爹爹都不让华儿来找娘玩。他说娘累。”小华儿很认真地说道。

    “司雨华!”林苏扬叫道。这孩子,难道不知道给她亲娘留点面子么?

    “不和娘亲说了。爹爹回来看见又要骂华儿,华儿去找干爷爷玩。”司雨华说着就从秦柯身上爬下来。走到门口拉着严允亮的手就往外走,“亮哥哥,你说的你要给我钓鱼吃……”

    “咳咳,”秦柯忍住笑说道:“我也出去吧,要是让你夫君知道我在这里又不会给我好脸色看……”

    “你……”林苏扬哭笑不得,什么时候这殷王也变成这样了?

    两年前秦柯将兵权交给秦皓后便独自一人来到归乾山,偶然遇见归乾真人,几经言谈使两人成为莫逆之交,待到上山后却遇上了林苏扬一家,从此便定居归乾山不问他事。司君行知道秦柯曾经对林苏扬地情感,一开始并不同意他在自家旁边住,结果被归乾真人大骂小心眼只得点头答应,不过时时都把秦柯盯得紧紧的,后来干脆把孩子扔给他带,自己就天天围在林苏扬身边转,闹得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司君行吃起醋来竟是这副模样。

    何其有幸,林苏扬原以为自己的蛊毒只会让她享受一两年的自由生活,终得上天眷顾,竟然让归乾真人经过几百次的失败最终炼出灵药解去她疼痛之苦。有了现在的生活,她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人生。

    司君行提着大包小包跑回到家里时就见林苏扬躺在床上午睡,眼睛一转,他进屋锁上了门,把东西放到桌上后几下脱了衣服钻到床上。“娘子……”

    “娘子……”

    “……干嘛。”

    “我们给华儿生个弟弟吧……哎哟……”司君行被推到一边撞上了墙,然后哀怨地看着自顾闭眼睡觉的人,盯了一会儿不见反应,又死皮赖脸地爬了过去。

    “娘子……”

    归乾山下,一个五岁大的孩子站在路口看着身前的人问:“父皇不上去看看娘亲吗?”

    那人摇摇头道:“父皇不去了,父皇让云叔叔送你上去,好好地玩几天吧。”仰头望着遥远地山顶,何必又徒增烦恼……

    (本文终于历时久结束,由于某些原因,很多分支情节白纸会慢慢地在公众章节贴出来,呵呵,那样大家就不用花钱啦……另,本月将有新书预告,有兴趣的大大可以关注一下公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