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了~“

    “明天见。手机阅读小说,同步更新\!{www.26dd.Cn'}”

    “今晚上去哪吃宵夜去?”

    …………

    袁淳从演播室走出来,来到了化妆间,坐在镜子前合了一会眼,rou了rou酸涩的眼睛,随后睁开眼眸看向了镜子里的自己,望了一会,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了上去,xiao心仔细的抚拭过镜子里的脸,随后她尝试着把两边嘴角勾勒起来,尽量露出了一个清澈笑颜,在幽暗寂静的房间里,犹如一朵绽放开来的百合一般。

    “要尽可能多笑……”袁淳吃吃的念道,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事情,目光一下子变得无比柔和。

    接着她把目光移向了桌上放置的一个照片相框,看到里面幸福美满的两个人,心里幽幽颤了下。

    她伸手拿起相框,静静看了许久,如梦呓一般的说着:“放心吧,我会努力向着目标努力的,不会让你失望的……”

    如今已经贵为明珠卫视席nv主播的她,在这个无声的夜晚悄悄落下了一滴眼泪,随后迅擦拭掉,整理了下东西后就离开了这里。

    提着包向着走廊尽头走去,可是当脚步落到新闻部办公大厅的时候,她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沉默了会后还是忍不住推n走了进去。

    æ­¤åˆ»é‡Œé¢ç©ºæ— ä¸€äººï¼Œæˆ¿é—´é‡Œä¸€ç‰‡æ¼†é»‘,她打开了一盏灯,然后借着灯光走到了里面,最后走到了中间的一个位置边上。

    â€œæ©ï¼Ÿâ€çœ‹åˆ°æ¡Œå­ä¸Šå·²ç»æ‘†è®¾äº†æ»¡æ»¡çš„物品,袁淳忍不住轻轻蹙起了眉头,顿时猜到这个空置了整整一年多的位置已经有人坐了。

    è¢æ·³ç”¨æ‰‹æ‘¸äº†ä¸‹å…‰æ»‘的桌面,嘴唇不由撅了撅,继而退后了几步,用一个远视角看向这个位置,极力的想从这个角度回忆起某个景象,不过最后她还是失望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最后把目光投shè在墙面上的明珠卫视Logo。

    äººæ¥äººå¾€ï¼Œè¿™ä¸ªç”µè§†å°çš„故事却是永远都不会停滞下来,就跟生活一样,总是充满了无数个未知数一般。

    è¢æ·³é™é™çš„想着,最后转身离开了这里,按灭了灯,新闻部办公厅重新回归到一片漆黑寂静中去。

    â€¦â€¦â€¦â€¦â€¦â€¦

    â€¦â€¦â€¦â€¦

    â€œxiao方,明天会场的道具设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吧?”张淑君对着电话问道。

    â€œç»ç†ï¼Œéƒ½åŠžå¦¥äº†ï¼Œæ‚¨å°±æ”¾å¿ƒå§ï¼Œæˆ‘们会尽力把这个颁奖典礼做好的。”男人的声音带着些许抱怨,毕竟如今已经是下班时间,晚上近12点了。

    å¼ æ·‘君吸了口气,郑重道:“不是让你们尽力而为,而是要全力以赴,我说过多少次了。明天这个颁奖典礼事关重大,稍有差池,我们东方盛世广告公司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口碑就会遭到质疑,这是你和我都承担不起的”

    å¥¹ä¸€æ€¥èµ·æ¥ï¼Œä¸ç”±è¯­æ°”重了起来,当下还想再说,忽然想到了什么,努力缓了口气,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明早上八点之前准备赶来公司汇合,你是这个项目组的带头人,我希望你能以身作则。”

    é‚£å¤´æ²‰é»˜äº†ä¼šï¼Œç”·äººéƒ‘重道:“我明白了,经理,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栽培的。还有……现在都快十二点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你天天这样加班对身体不好的……”

    å¼ æ·‘君怔了下,张了张嘴,最后轻声道:“我会量力而行的,你先做好眼下这件事吧,如果你这次做得出sè,我会向上头提议把你职位提高。”

    ç»“束了电话后,张淑君忍不住靠在了椅子上,双手捂住带着疲倦的脸蛋,在幽暗的办公室里显得有些萧条。

    å®‰é™äº†ä¸€ä¼šï¼Œå¼ æ·‘君站了起来,从桌上拿了一条溶咖啡倒在了杯子里,然后走到饮水机旁边,却现水已经用完了……

    å¥¹å¹äº†å£æ°”,走回到位置上,把杯子放下,拉开窗帘看着夜幕中的中海大城市,望了许久,似乎触动了什么心情,又似乎是心血来chao,最后她快的拿起了衣架上的外套,一边穿着一边走出©n。

    é©¾ç€è½¦ç©¿æ¢­åœ¨å¤œå¹•é‡Œï¼Œè·¯ä¸Šä¸€ç‰‡è§æ¡ã€‚

    å¼ æ·‘君把车开得很快,花了十几分钟时间,车子开到了市区边缘的一个偏僻楼区,这里是当初东方盛世刚刚成立时候租用的楼房,如今看起来依旧有些老旧,而里面的主人早换了样。

    å¥¹ä»Žè½¦é‡Œèµ°å‡ºæ¥ï¼Œç§‹å­£çš„深夜有些寒冷,她环抱着双手,站在底下看了楼房许久,似乎耳边依稀还能听到当初从这里不断传出来的欢声笑语和热忱呼喊,她的嘴角禁不住勾勒了起来,很是好看。

    æŽ¥ç€å¥¹åˆåä¸Šäº†è½¦å­ï¼Œé©¶åˆ°äº†éƒŠåŒºçš„一个别墅区开©n口,©n卫森严,她只能站在©n口遥望着xiao坡上的一栋屋子,现里面此刻漆黑一片。

    è¿™é‡Œæ˜¯å½“初曹香叶来中海出差时住过的屋子,也是她从yÄ«n冷黑暗地牢笼里踏足的一个温暖所在,更是她从绝望深渊里走出来的第一步。

    éšåŽå¥¹ç»§ç»­é©¾ç€è½¦çŽ¯æ¸¸åœ¨ä¸­æµ·å¸‚里,第三站的地点则是中海市刑警分局,不过她没有把车开到©n口,只是坐在车里远远打量了眼©n口,心里瞬间有些绞痛,却又带着丝丝温暖。

    è¿™é‡Œæ˜¯å¥¹å½“初开始走向绝望道路的起始点,可同时那时候尚有一盏明灯在©n口摇摇守望着自己,让自己知道人生似乎还有那么一丝希望。

    å¹äº†å£æ°”,她甩了甩头,再次启动车子,向着中海大学方向开去,最后停靠在了中海大学附近的一栋xiao区周边。

    è¿™æ¬¡å¥¹æ²¡æœ‰å†ååœ¨è½¦é‡Œé¥æœ›ï¼Œè€Œæ˜¯å¾„直下了车,走到了路边的花草带边上,借着昏黄的路灯,她开始用视线搜寻着当初曾经站过的位置。

    å½“她确定位置后,缓缓踱步走了过去。

    â€œä¼¼ä¹Žå½“初就是这个位置了吧……”她低声道,目光闪烁,整个人陷入到深埋在心里的回忆中去。

    æœ€åŽï¼Œå¥¹è½ä¸‹äº†ä¸€æ»´çœ¼æ³ªï¼Œä½†æ˜¯è„¸ä¸Šå´å¸¦ç€ç¬‘颜,在黑夜里笑出了声。

    é»‘夜终将会过去,阳光始终会到来……

    â€¦â€¦â€¦â€¦â€¦â€¦

    â€¦â€¦â€¦â€¦

    ç¬¬äºŒå¤©æ—©ä¸Šï¼Œä¸­æµ·å¸‚再次进入到了紧张的工作氛围中去,无数个为了人生打拼的人们从城市的各个地方涌出来,向着各自的目的地进。

    å›½å†…传媒巨头东方盛世所处的大厦更是如迎接洪水一般,短短时间里就有无数人走了进来,其实大部分人的胸口位置都挂着一个印有旭日东升Logo的工作牌。

    ä¸€ä¸ªå¹´è½»æ¼‚亮的nv孩缓缓走了进来,却现电梯里已经满员了。

    â€œå“Žï¼Œæž—姐,我出来,你先上去吧。”一个男人眼看来人,立刻作势就要走出来。

    nv孩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我多等几分钟罢了,反正上去一时半会也没事,你们先赶紧上去开始工作吧。”

    ç”·äººçŠ¹è±«äº†ä¸‹ï¼Œä½†æ˜¯çœ‹åˆ°å¯¹æ–¹æŒ¥ç€æ‰‹ï¼Œåªèƒ½ç‚¹å¤´é€€å›žäº†ç”µæ¢¯é‡Œã€‚

    â€˜å®â€™çš„一声,电梯©n合上,向着上方升去。

    â€œå“Žï¼ŒçŽ‹å“¥ï¼Œåˆšåˆšé‚£nv的是到底谁呐,你好歹也是个部©n经理,看你那么毕恭毕敬的。”一个刚进入公司不久的年轻人纳闷道:“我也见了她几次,不过貌似没什么职位头衔。”

    ç”·äººçžªäº†ä»–一眼,看了看周围的人群,压低声音道:“你这xiao子,别说我没提醒你,往后在公司里见到她记得放尊重些,就是刘总经理看到他都得礼让三分。”

    â€œè¿™ä¹ˆç‰›â€¦â€¦â€å¹´è½»äººè®¶å¼‚道。

    â€œé‚£å½“然,她可是集团董事长的私人助理,哪怕董事长现在大部分时间不在国内,可是整个集团里几乎没人可以调动得了她,说白了,她只向董事长负责,并且随时汇报这边的情况。你xiao子要是哪里惹她不高兴了,下一分钟你估计就得收拾东西走人了。”

    å¹´è½»äººé¡¿æ—¶å™¤è‹¥å¯’蝉。

    æž—琦坐着下一班的电梯上了楼,把挎包放在位置上后,和周围同事打了声招呼,接着就拿着一块布去沾水浸湿,最后径直来到董事长办公室。

    æ‰“开了©n,她第一件事就是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户,让清新的空气和充沛的阳光流淌进来,接着她就开始用湿布开始擦拭起桌子、沙和书柜等物件。

    å“ªæ€•è¿™é‡Œå¹³æ—¶åŸºæœ¬éƒ½æ˜¯ç©ºç½®çš„,可是林琦依旧每个工作日早晨都会照例做着这些繁琐的事情,因为她知道,这里的主人随时可能会回来,所以她必须时刻做着迎接他到来的准备。

    æœ€åŽå½“她做完一切后,忍不住松了口气,抹了下额头上晶莹的水珠。

    é™é™çš„走到了窗户边上,看着期蓬勃的早晨景象,她舒展了下身子,脸上露出了一个阳光惬意的笑容。

    â€¦â€¦â€¦â€¦â€¦â€¦

    â€¦â€¦â€¦â€¦

    ä¹Œè¡£å··ã€å¤«å­åº™ï¼Œç§¦æ·®æ²³ï¼Œä¸€å¹…幅古韵画面组合成了江南独特的风光。

    ç»åŽ†äº†æ™´æœ—的早晨后,下午时分这片地区忽然下起了淋淋沥沥的xiao雨,天空也有些yÄ«n霾了起来,泛着惆怅和清幽。

    ä¸€è‰˜ä¹Œç¯·èˆ¹ä»Žæ‹±æ¡¥ä¸‹æµè¿‡ï¼Œæ˜¾å¾—很是悠闲,天空落下的xiao雨,让水面不断泛起涟漪,绿波dang漾,清澈见底,令人心旷神怡。

    åœ¨ä¸è¿œå¤„的天香一sè餐馆依旧如往常那样开©n迎客,但却因为此刻不是旅游旺季的原因,导致人流稀少。

    æŸ³çµ®è¶ç€è¿™ä¸ªç©ºéš™éšæ„çš„在附近走动,虽然她从这里出生长大,对周遭已经烂熟于心了,可是她热爱这片水土的感情丝毫没有消褪。

    å¥¹æ’‘着伞走到了秦淮河边,看着对面水边墙壁上的龙图案,嘴角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随后沿着河边的台阶走到水边,蹲下来伸手触入了水里,感觉到丝丝冰凉,不由低声道:“水温正好。”

    è¿™ä¸€åˆ»ï¼Œå¥¹è„‘海里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跳入河水彻底感受下秦淮河,不过这个想法仅仅是一闪即逝,随后连她自己都忍俊不禁笑出了声来。

    ä¸è¿‡ç¬‘了几声,她就忽然停滞了下来,定定的望着河水,蓦地想起了若干年前的那一幕:一个xiao男孩横冲直撞的把自己撞下了河,然后来了个英雄救的举动,却不想反倒跟着自己一块溺水……

    â€œè¿™ä¸ªå‚»xiao子”柳絮忍不住道出了十几年前的那句话,脸sè似嗔似喜。

    æ¸…新且略带寒意的风拂面而至,柳絮的长微微飘扬了起来,飘飘逸风、柔情绰态。柳絮看着眼前如烟似雾的细雨婆娑飘落,纷纷扬扬地­æ¿›äº†é•‡ä¸Šçš„房屋庭院,更润绿了河道两畔的垂柳,水声轻响,河道中又一只已有不少岁月的乌篷船缓缓的远去……

    â€œå›èŽ«æ€å½’啊……”柳絮轻轻呓说着,想到当初从这里走出去的少年如今功成名就了,她的心愿也终于了却了,也证明了她当初极力把那个少年劝离这里的决定是多么正确。

    ä¼¸æ‰‹ä»Žå£è¢‹é‡Œæ‘¸å‡ºä¸€å°ä¿¡ï¼Œä»Žé‡Œé¢æ‹¿å‡ºäº†å‡ å¼ ç›¸ç‰‡ï¼Œçœ‹ç€ä¸€å¼ å¼ æ¾³æ´²çš„风景,以及里面的人物,柳絮脸上泛出了由衷的喜悦。

    â€œçµ®å„¿ï¼Œæˆ‘们在这里等你。”最后一张照片上,写着几个黑笔大字,而里面的人则是夏怡涵了。

    æŸ³çµ®æ²‰yín了下,最后还是把照片塞回了信封了,晃了晃头,然后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了xiao店。

    â€¦â€¦â€¦â€¦â€¦â€¦

    â€¦â€¦â€¦â€¦

    ç¾Žå›½ï¼Œæ‹‰æ–¯ç»´åŠ æ–¯ï¼Œä¸€å®¶ç§äººä¼šæ‰€é‡Œã€‚

    â€œä½ çœŸçš„考虑好了?”曹仲谋坐在木椅上皱着眉头。

    æ›¹é¦™å¶æ‹¿èµ·èŒ¶æ¯æŠ¿äº†å£ï¼Œç¬‘道:“都想明白了,不反悔了。”

    æ›¹ä»²è°‹æ— å¥ˆçš„叹了口气,摇头道:“那个家伙,不仅在生意上坑了我一回,连我曹家最出sè的年青一代都拐跑了,当初真是该防着他些。”

    æ›¹é¦™å¶æŠ¿å˜´ä¸€ç¬‘。

    â€œsherry,原本我都打算好,接下来把家族里面很大一部分资源都jiao给你负责,现在你的才能正刚刚展示出来,不觉得很可惜吗?”

    æ›¹é¦™å¶æ‘‡æ‘‡å¤´ï¼Œâ€œäº‹ä¸šå†å‡ºsè,但我迟早还是要嫁人的,倒不如早点去享受下生活,而且我从xiao时候开始一直拼命努力,辛苦的撑得太久,也早觉得有些累了,如今终于找到了一个妥当的依靠,也是时候该放下一切好好生活了。”

    é¡¿äº†ä¸‹ï¼Œå¥¹ç»§ç»­ç¬‘道:“而且我终归不是曹家的嫡系血脉,哪怕有再大的成绩,也不可能完全挥出来,这点您应该比谁都清楚。”

    æ›¹ä»²è°‹æ²‰yín了下,叹了口气道:“你说的确实是事实,但是目前曹家里面,我实在找不出有比你更出sè能力的年青一代。”

    â€œä»–们只是需要机会的,伯伯。”曹香叶轻笑道:“我当初也不是有了机会后,才逐渐做出成绩的吗,所以只要你肯给他们时间和耐心,他们迟早能撑起这个基业的,但前提是你必须得给他们犯错的机会。再说了,哪怕我离开了,但是心里依旧是系在这个家的,只要有需要的地方,我会尽我所能帮扶一把的。”

    æ›¹ä»²è°‹æ’‡æ’‡å˜´é“:“我可不相信到时候陈言那家伙会放任你胳膊肘往外拐。”

    éšå³ä»–叹了口气,苦笑道:“你们这些年轻人,才刚开始打拼,取得了些成绩,就立马想着卸下包袱悠然生活,倒是我都一把老骨头,还是苦苦支撑这个家业。”

    â€œå¥½äº†ï¼Œä¼¯ä¼¯ï¼Œä»¥ä½ çš„状况至少还能奋斗个二三十年。”曹香叶看了眼时间,笑道:“时间到了,我得赶飞机了,有空我再回来看您。”

    æ›¹ä»²è°‹ç‚¹ç‚¹å¤´ï¼Œé“:“和你妈都说好了吧?”

    æ›¹é¦™å¶æ‹¿èµ·è¡ŒæŽç®±æ‹‰æ†ï¼Œç¬‘道:“都说好了,我会时常给她打电话的。”

    â€œé‚£ä¹ˆâ€¦â€¦æˆ‘就祝愿你婚后生活美满幸福了。”曹仲谋脸上带着丝欣慰。

    â€œé‚£æ˜¯å½“然,我从不做没回报利益的事情,放弃了这么多东西,至少让他心里又觉得多亏欠了我些,以后才能对我更好。”曹香叶眨眼笑道,随后就径直带着行李箱走了出去。

    èµ°åˆ°äº†ä¼šæ‰€©n口,一辆车早已经停在那里。

    â€œæˆ‘送你最后一程吧,xiao姐。”项北城将她的行李箱放到了后备箱里。

    æ›¹é¦™å¶ç‚¹ç‚¹å¤´ï¼Œå°±å¾„直坐进了车里。

    â€œä¹”,你是不是有很多话想和我说?”曹香叶眼看一路上,他都一言不,只得先开口。

    é¡¹åŒ—城沉yín了下,道:“这些话即便我不说,xiao姐你也一定会做到。”

    æ›¹é¦™å¶æ‘‡å¤´è‹¦ç¬‘道:“乔,为什么要把心事都放在肚子里不肯说出来呢?”

    â€œè¿™å°±æ˜¯æˆ‘从xiao到大的脾气,说到不如做到。”

    â€œå¯æ˜¯ä½ ä»€ä¹ˆéƒ½ä¸è¯´ï¼Œåˆ«äººéš¾é“光凭你的行动就能猜到吗?”

    é¡¹åŒ—城沉默了会,轻声道:“只要你能猜到就够了……”

    æ›¹é¦™å¶æ„£äº†ä¸‹ï¼Œéšå³èŽžå°”一笑,“乔,尝试着多笑笑吧,别老是冷着一张脸,这是我最后给你的忠告。”

    é¡¹åŒ—城毫不犹豫点了下头。

    æ›¹é¦™å¶å®šå®šçš„看了他一眼,心里叹息了下,随即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â€¦â€¦â€¦â€¦â€¦â€¦â€¦â€¦

    â€¦â€¦â€¦â€¦

    æ¾³æ´²ã€‚

    è™½ç„¶åŒ—半球已经步入了秋冬季节,而这里恰恰又迎来了一个net夏时分,此刻夕阳西下,广阔的草地被覆盖上金黄sè彩,傍晚的清风极为柔和。

    â€œä¸«å¤´ï¼ŒæŠŠèƒ¡æ¤’粉拿给我”陈言朝着一边正在和吉娃娃嬉闹的杨乐乐喊道。

    â€œå¥½å˜ž~”杨乐乐拿过胡椒粉就跑了过去。

    é™ˆè¨€æŽ¥è¿‡èƒ¡æ¤’粉撒在正在蒸烤的rou串上面,一边道:“今天都9月1号了,暑假也过去了,你是不是也该准备回去念书了?”

    æ¨ä¹ä¹éšæ‰‹æ‹¿è¿‡æ¡Œä¸Šçš„苹果咬了一口,玩味笑道:“这么快就想赶我回去啦,是不是嫌我妨碍到你和老婆的私人生活啦?”

    é™ˆè¨€çž¥äº†å¥¹ä¸€çœ¼ï¼Œé“:“还算你有几分自知之明,我在这里也就休息那么几个月,再过几天又得台湾、美国的到处1uan飞了,你每天晚上拉着李悦她们陪你一起睡觉,nong得我只能一个人独守空房,你不觉得自己很自私吗?”

    â€œå‘¸â€æ¨ä¹ä¹ç‘¶é¼»ä¸€æ‹§ï¼Œ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偷腥的事儿,昨晚上还偷偷摸摸拉着怡涵姐跑去那片xiao树林里做什么了,老半天才回来,而且怡涵姐那模样,从脸上一直红到脖子身子里去……啧啧,没想到你平时一副正派模样,竟然还喜欢这个调调,咯咯……”

    é™ˆè¨€å¿ä¸ä½å°±æƒ³æ‹¿èµ·çƒ¤æž¶ä¸Šçš„yù米bang扔过去,但这丫头已经跑远了,李悦的那只吉娃娃则跟着她一块溜达去了。

    é™ˆè¨€æ— å¥ˆçš„叹了口气,这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â€œè€å…¬ï¼Œæˆ‘被家里赶出来。”曹香叶清朗的笑声传来。

    é™ˆè¨€å—¤ç¬‘了下,道:“没关系,还有我养着你,怕什么。”

    â€œä½†ä½ ä¹Ÿå¾—明白我平常的花费用度可是很大的,我怕你吃不消。”

    â€œé‚£ä½ å°±æ›´ä¸éœ€è¦æ‹…心什么了,就算你想买巡航舰当游艇使,我都满足你。”陈言毫无在意道:“你快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开车去接你……哎呀,烤焦了”

    â€œå“¦ï¼Œçœ‹æ¥ä½ è¶æˆ‘不在,日子倒是过得愈享受了,还吃烧烤……”

    â€œæ”¾å¿ƒå¥½äº†ï¼Œä¼šç»™ä½ ç•™ç‚¹çš„,今晚我们就一起躺被窝里,吃一整晚烧烤。”

    æ›¹é¦™å¶å¿ä¿Šä¸ç¦çš„笑了出来,嗔道:“没个正经,就你鬼主意多……好了,飞机要起飞了,我先进去了。”

    é™ˆè¨€é“了声平安就挂断了电话,忽然感觉脖颈被一双细腻滑嫩的手臂环住了,紧接着一个曲线妖娆的身躯紧紧贴在了自己背后,甚至陈言还能清晰感受到对方胸前的柔嫩弹力。

    â€œå—¯ï¼Œå¥½é¦™å‘ã€‚”夏怡涵吸了一口气,现出了满足的笑容。

    é™ˆè¨€å¿ä¸ä½æŠŠå¥¹ä»Žèº«åŽæ‚进了自己的怀里,鼻子在她脖颈上嗅了下,笑道:“再香都没你香,nong得我食yù满满的,巴不得立刻就吃下去。”

    å¤æ€¡æ¶µè„¸ä¸Šé—ªè¿‡ä¸€ä¸ç¾žæ¶©ï¼Œå—”道:“天都还没暗,就这么不老实了,昨晚那样还不够呐……”

    â€œä¸å¤Ÿï¼Œå½“然不够。”陈言拥着她由衷道:“一辈子都不够。”

    å¤æ€¡æ¶µç”œèœœçš„笑了出来,刚想说话,一脸跑车驶了过来,停下后,从车里走下来两个美丽娴静的身姿。

    â€œç”¨å¾—着大白天就这么黏在一块吗?”李悦苦笑道,随即提起了手里的水桶,笑道:“今天我和秀宁收获颇丰,晚上我有口福了。”

    è®¸ç§€å®ç¬‘了笑,走过去帮忙把烤架上的东西放入碗里,然后朝着不远处喊道:“乐乐,过来吃东西了”

    â€œé©¬ä¸Šå°±æ¥~”xiao丫头清脆的喊了声,欢快的奔跑在草地上,身后的吉娃娃‘汪汪’的跟在她身后跑着。

    å¤•é˜³æŠŠå‡ ä¸ªäººçš„影子都拉得老长,幸福从这里dang漾开去,瞬间笼罩整个天地。